论莫扎特 7.9分
读书笔记 第29页
Rosalia_

“情感不论激越与否,都要有节有度,不应令人厌恶,音乐即便表现恐惧,也绝不可刺耳,而应悦耳动听。音乐必须永远是音乐”,他于1781年在一封信中如此写道。关于这一点,格里尔帕策讲得非常好,他说,这个音乐家“无过亦无不及,永远达到而又从不超越他的目标”。

0
《论莫扎特》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