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版图 7.7分
读书笔记 全部
紫藤丹桂

汪丁丁《序言》:“人类有意识地进化”、“我们原本可以拥有强大得多的直觉,却因为自然演化和生存压力,不得不放弃。”他还提到了一本书,就是1998年出版的卡特的著作《心智地图》,里面提到新生儿、六岁儿童和十岁儿童的大脑神经元连接情况,说明是学习使得大脑神经元变得疏松,但是更加有序了。 绪论 尼斯贝特引用了彭凯平在美国做研究生的时候对他说的一段话:中国人认为事物是不断变化的,但是总是回到原始的状态。中国人关注的是更广阔范围的事件:研究的是事物之间的关系:中国人认为不了解整体就无法理解局部。西方人生活在一个更为简单、更具有确定性的世界中:西方人关注的是恒久不变的物体或人而不是更大的画面:西方人认为他们可以控制各种事情,因为他们知道控制物体行为的规则。“ 一 演绎推理和道 西方文化传统始于古希腊,希腊城邦社会的特点使得公民更加追求自由和个性,他们通过对客观事物和事件的归纳,通过探索可以充分精确地描绘和解释这一切的规律来构建各种模式。 古代中国人将探亲访友作为人生重要的事件,不在意外部环境对他所施加的控制,但是更加注意与人和谐共处、淡泊宁静、知足常乐。 在哲学思想上,希腊传统关注对世界本质的理解。但中国文化认为世界是不断变化的,而且充满了矛盾,最典型的就是塞翁失马的预言,这在道家、儒家和释家中体现得都非常明显。 二 思想的社会起源 在这个部分,作者提出的观点并不新鲜,大体上是希腊的贸易和商业的社会孕育了他们的海洋文明,而中国的农业社会孕育了其集权文明。 一个实验:赫尔曼维特金做的”场依存“实验,最容易的一个就是要求参与者从复杂的图形中辨认出一个指定的简单图形,人们从复杂的背景中发现那个简单的途径时间越长,场依存的程度越深。在一些文化中,人们就是场依存程度很深的个体。 对于东西方在认知上的差异,作者总结为如下几点: 关注和感知的模式:东方人关注环境而西方人关注物体,东方人比西方人更喜欢研究事件之间的关系。 关于世界构成的基本假设,东方人看到的是物质,西方人看到的是物体。 对环境的控制能力的认知,西方人比东方人更相信对环境的控制能力。 对静止和变化的看法,西方人看到的是静止而东方人看到的是变化。 解释事件的方式,西方人关注的是物体,东方人看到的是包括环境在内的更为广大的网络。 组织世界的习惯:西方人喜欢归类而东方人更强调各种关系。 对形式逻辑规则的运用:西方人比东方人更喜欢用逻辑规律来理解事件。 辩证法的运用,东方人在遇到对抗时喜欢中庸之道,而西方人更喜欢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 三 共生与独存(社会生活和自我意识的差异) 西方自我是排他的,独立的,追求平等。 东方自我是归属于集体的,有等级的。 语言学证据:汉语中没有”个人主义“这个词,最近接的是”自私“,而且是偏向贬义的。日本人在我的使用上基本都是根据对象有变化,我是有社会身份附加含义的我。 实验证据:东方人和西方人”谈谈你自己“。 亚洲人比西方人更能准确地觉察到他人的情感和态度,父母认为最了解什么对孩子最好,因此常常会替他们做决定。(商业上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 四 脑后长眼或保持警惕(对世界的展望) 总的假设:生活在外部力量主导生活的世界中的人们会密切关注环境,生活在个人意志产生结果的世界中的人们可以关注那些用来达到他们目的的物体。 在认知上,西方人关注物体及其属性,对之采用分析的态度;东方人持有整体观,关注物质的连续性以及一定背景下的各种关系。 这种认知风格影响到他们对社会机制本质的理解。同样是企业调查,调查中层管理人员的价值观,调查他们对于企业定义的看法,亚洲人和欧美人持有不同的观点,差异是比较显著的。 这种认知风格的差异也影响了不同文化背景的个体对于世界的感知。 实验:对于水下照片中物体的描述,东方人倾向于描述环境,西方人倾向于注意背景上最鲜明的物体。(这可以用前面的场依存假设来解释,即东方人有更强的场依存) 五 ”根源于他本身的罪恶“还是”其他孩子使他这样做的“? 因果归因和因果模式上东西方的差异 莫里斯和彭凯平的实验:对于图片中一条鱼与群体脱离这件事的解释,东西方人有不同的模式。 康莹仪的双文化背景实验:先用图片激活香港被试的不同思维模式,然后再让他们解释鱼图片中事件的原因,三组人群发生了比较显著的差异。 六 世界是由名词还是动词构成的?范畴与规则和关系与相似性 一个有趣的论断(孟旦):对中国人来说,事物的共同属性并不能决定这些事物属于共同的类别,事物被划分为同一个范畴是因为他们通过共鸣而相互影响。(举例:《永乐大典》的划分) 实验:尼斯贝特与季李军、张智勇的实验中,美国大学生、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和台湾的大学生一起,用图片来让他们对其中出现的事物进行分类,中国人的分类方式是事物之间的关系,美国人的分类方式是范畴的差异(比如牛、鸡、草)。 后面尼斯贝特对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差异进行了很多分析,提出了几种假设,比如语言的差异。 七 ”这不合逻辑“还是”你这话有道理“ 逻辑与非矛盾律和辩证法与中庸之道 引用几段话:在文明世界的两端,两种传统间最显著的差异是在逻辑的命运方面。对于西方而来说,逻辑是中枢,这条传播的线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哲学家 葛瑞汉) 林语堂也认为中国人喜欢常识但是憎恨逻辑,因为逻辑容易走向极端,还会形成抽象的理论。 实证也是从语言学方面获得的,比如对于谚语的分析。 中国人的中庸之道是一种辩证法,他和彭凯平在密歇根大学做过的话题讨论实验证明了这一点,中国被试更倾向于辩证地谈论一个问题。 八 如果思维的本质并非到处一样,那会怎么样?对心理学、哲学、教育和日常生活的启示 对于东方人来说,协议通常被认为是暂时的,并在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未来的指针。 亚洲人认为世界是个复杂的所在,这无疑是正确的。用这种态度对待日常生活或许是正确的。在科学上,对于那些复杂性不予理睬,而不是欢迎每一个想象得到的相关因素都加入,这样你与真理靠近的速度就更快了。(这是东西方思维方式对于各自所能取得的科学成就的影响) 九 结束语 这个部分也许是最有西方学术传统的写作了。 尼斯贝特列出了两个人的观点作为对照/标靶,一个是福山的,一个是亨廷顿的。前者认为西方文明的胜利导致的是历史的终结,整个世界因为西方化而趋同;亨廷顿在看到文明的差异之后,认为未来世界是文明冲突的世界,文明的冲突将成为解释世界格局的重要维度。 显然,尼斯贝特更倾向于第三种观点,那就是同化与融合,他提出了”二元文化“这个概念,也就是台湾杨中芳(或者是杨国枢)提出的”双文化自我“,认为现今社会中的个体多数都倾向于变成”二元文化“的个体存在。

0
《思维的版图》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