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七人诗选 8.5分
读书笔记 兰波
拥抱
短促的生命,更短促的是他的创作年代, 从十五岁出头开始写作,到二十岁自动放弃诗艺,中间经历的时间不满五年。那样的早熟,那样的骤然中断,在现代诗下又发生了那样决定性的影响,这在世界诗史上是罕有的事。为什么狂热地创作之后又归于沉默呢?我们记得,改造生活的志愿不遂之后,兰波转向于“改换生命”。这意图也终究落空了。从更深一层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兰波欲求再创那青春期多愁多梦而又至真至美的境界;当他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事,他就沉默了。并不只是小我的青春,而是人类的青春,宇宙的青春。所以他的诗充满了饥与渴,充满了追念与向往。他所寻求的是宗教式的与原生俱在的化境。为了达到这境界,他所采用的方法和波德莱尔的不同,他不能满足饮酒吸毒而求取人工的幻觉,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命题:“打乱一切固有的感觉”(Le déréglement de tous les sens)。打乱固有或既定的感觉是为了重获那未经变质的“直觉”。按兰波的说法,只有“直觉”才能渗入生命的隐秘层次,才能掌握生命的至真原素。某一段时期里,他曾经作为极其艰苦而又危险的锻炼与尝试。他确信,在体验了生命无底的哀伤和恐惧之后,他将成为主宰事物的“洞观者”。“洞观”并无旁观或坐视的意思。相反,是指那经过了决定性考验而最终透视一切的人;他将光辉地感受万物的动向,他将参与造物的意欲,不用说,作为诗人,兰波认识诗是“洞观者”的最高表现形式。

豆瓣上有一个小站,几位语音极美的人阅读了兰波的诗(有著名的地狱一季《言语炼金术》)。曾经,我听着这些迎来清晨,我未必懂得兰波的深意,但那些语调我今日还可复述。 Elle l'a retrouvé,quoi? L'éternité. C'est la mer mélée au soleil. http://site.douban.com/reveurs/

0
《法国七人诗选》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