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历史 7.8分
读书笔记 人类的未来
别看我啦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差别,那就是莫斯科的正统观念比起华盛顿的来更为无孔不入。在美国,如果你是一个遗传学家,你可以对孟德尔主义提出来证据使你认为最有可能成立的任何观点;在俄国,如果你是一个遗传学家而不赞成李森科,你就很容易秘密地失踪。在美国,你可以写一本揭露林肯的书,如果你有意的话;在俄国,如果你写一本揭露列宁的书,书就不会出版,你就会被清算。如果你是一个美国经济学家,你可以主张或者不主张美国正在走向衰落;在俄国,没有一个经济学家敢于怀疑美国的衰退并非迫在眉睫。在美国,如果你是一个哲学教授,你可以是一个唯心主义者、唯物主义者、实用主义者、逻辑实证主义者或者无论什么其他可以吸引你的想象力的学说;在议会上,你能够同与你的简介不同的人争辩,而听众能够对究竟是谁占有上风形成自己的判断。在俄国,你必须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但是有时候是唯物主义的成分盖过了辩证法的成分,而另外的时候,它又转到另一条路上去。如果你未能以充分的灵活性紧跟官方形而上学的发展的话,那对你可就糟糕不过了。
引自 人类的未来
0
《论历史》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