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 7.3分
读书笔记 第八編 第一章 第一節 顧炎武
長良川
「猶看正朔存,未覺江山改」(《見隆武四年曆》)

此教材之扯淡已不待言,可參見我之前的筆記: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21004983/ 原以為編者只會篡改內容,今晚再讀大跌眼鏡,竟然連標題都能瞎改。 「隆武」乃南明年號,亭林先生身處文網,如何不知個中厲害,標題未免太直白了吧?出於好奇,我特地檢索《亭林詩文集》(底本用康熙原刻初印本),無此題目。無奈上網搜「見隆武四年曆」數字,返回結果幾乎都是該教材的那段話,大約能斷定: 一、此詩原題不是「見隆武四年曆」; 二、教材收入時必定改過標題。 謹案:《亭林詩文集》確收有此詩,然標題當作「路舍人家見東武四先曆」。 「東武四先」云云,乃此老借韻目以掩人目,故作狡獪爾。隆者,東韻;年者,先韻。東武四先即隆武四年也。 本來古文避諱今人徑改是慣例,但此處避諱特殊(文字遊戲),且涉及標題,如何能妄改?更何況編者竟然腰斬「路舍人家」四字,以致翻閱半天都查無此詩,豈非大謬? 又,據潘耒刻本,此詩原標題擬作: 隆武二年上出狩未知所之其先桂王即位於肇慶府改元永歷時太子太師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路振飛在廈門造隆武四年大統歷用文淵閣印頒行之九年正月臣顧炎武從振飛子中書舍人路澤溥見此有作 吊詭之處在於,教材後附有閱讀書目,中列《顧亭林詩集彙注》,檢索後發覺標題業已恢復原貌。 又,我所檢索的版本「覺」均作「信」,竊以為此處又有兩點信息: 一、編者要麼自己妄改,要麼是從清人筆記之類的二手資料轉鈔而來,否則不當標題及內容皆有異文。 二、我所查閱的版本均是通行本,教材不僅沒有說明異文原因,編者亦不去校對原文,憑此便可說是馬虎至極了。 全詩如下(錄通行版): 夏後昔中微,國絕四十載。 但有少康生,即是天心在。 歷數歸君王,百揆領冢宰。 路公識古今,危難心不怠。 屬車乍蒙塵,七閩盡戎壘。 粵西已踰年,其歲值丁亥。 侵尋各自擁,迫蹙限厓海。 廈門絕島中,大澤一空叄。 新歷尚未頒,國疑更誰竺? 遂命疇人流,三辰候光彩。 印用文淵閣,丹泥勝珠琲。 龍馭杳安之,臺星隕衡鼎。 猶看正朔存,未信江山改。 在昔順水軍,光武戰幾殆。 子顏獨奮然,終竟齊元凱。 叔世乏純臣,公卿雜鄙猥。 持此一冊書,千秋戒僚采。

0
《中国文学史》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