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死 7.6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
七年前盖的饭店,依然崭新。这个世界上的人,专事枪林弹雨破坏,房子却比人长久。多少代之后人尸骨无存,可能这国际饭店照旧傲视上海。 世人对我不好,是正常的,人与人之间如蛇蝎。因此,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总是有特别的原因。 悲剧就得死。既然在楼上,两人就得跳楼。但是要在地方刀枪威胁之下,为理想而牺牲,这样爱情就完美了。 于堇说:“就耽误你一分钟。”房间里就他们俩。太静了,她不知该对他说什么,似乎这时候也不应该说什么。她突然拍拍脑袋,笑着说:“谭大导演啊,对不起,我这人记性越来越差。我想说,你要好好休息。”谭呐笑了,“你也一样。”他的笑容没有了,只是忧伤地看着于堇,转身朝门口走去,一边说:“明天早一些到剧场来,堵在门口的记者多,别误了场。” 经历编十次就是生平。 你千万别放过我的爱情,春天过秋天去冬日飘零,哪怕你费心机到处找寻,只留得回忆中衣香鬓影。 “谭大导演真有本事,什么时候修成铁公鸡,一毛不拔。”她明白,谭呐做这种决定需要时间请示。但是她又不能说得太清楚。“那就这样吧:你打个欠条,给国际饭店。其余的事,你就不操心了。”“你就写,胜利了还。”她与他靠的很近,像是在告诉他什么秘密情报。谭呐心里惊了一跳,脸一热。好久没有听到什么胜利之类的话。他觉得于堇不但很幽默,而且对他极度信任,这两者都让他心里涌起一股热潮。只是,这不是动感情的时候。他看着于堇发呆,于堇把话又说了一遍:“胜利了再还。”他才觉得她是严肃的。 这种手心写字,好像是学校里小姑娘做的事,但是于堇在白皙的手心里写出这个秘密给他看,使他眼中的于堇突然从仙女变成了凡胎肉身,他喉咙动了动,心里突然升起很久未曾有过的感觉。这一刹那,她脸红了,因为他看她的眼光着火一样。她知道这种感觉是一颗定时炸弹,这不是时候,不能在这个时候有爆炸干扰。于是,她调开了视线。 于堇猜得到会是谁打这个电话。当然不会是夏皮罗,那么一定是谭呐。“对不起,我必须接这个电话。”她坚决地说。她想,现在装在心里许久的话都能说了,没有什么保留的必要了。因此,这个电话无论如何要接,哪怕说一句话也好,也可了结心愿。 难道你不在乎我的爱情,黑暗中谁不盼灯火光明。要知道时光的脚步轻盈,一闪眼就永远只剩幻景。 黄玫瑰不是花朵,而是形象,他意识中的那唯一的形象。应该庆幸,有一件事她是对的,那就是她没有给我一个向她倾诉的机会,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绝望到了何种程度。 但他就是不想说,不管夏皮罗是否还能平安躲过此难,而他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愿亵渎对于堇的怀念。他明白自己活得懦弱,一生遗憾太多,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可以给自己一点尊严。
0
《上海之死》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