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与虚无 8.6分
读书笔记 所有人的所有选择都是心甘情愿的
亚比煞

命运本身是中性的,也就说它等待着被一个目的照亮 以便表露自己是一个对手还是一个助手。 有如一块岩石,如果我想搬动它 它便表现为一种深深的抵抗, 然而当我想爬到它上面去观赏风景时, 它就反过来成为一种宝贵的援助。 外部的限制之所以成为限制,恰恰是由于我们的目的。 我们的目的在先,客观的事物成为限制在后, 我们的自由并不是表现为我们能够为所欲为, 而是表现在我们能够选择目的选择上。 是我的“目的”照亮了世界。 所有人的所有选择都是心甘情愿的 并不存在绝对的强迫和限制 人总是试图说明自己生活在限制中,是不自由的。 如果命运并不是我的选择 我还有什么责任?能够负担什么罪责呢? 但是,即便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你仍然可以选择 如果你连死都不怕,就没有人能强迫你 你的屈服是一种“自由的屈服”。 英雄与懦夫的区别,不在于他是不是怕死,是不是怕苦怕痛 而在于敢不敢正视自己的这种自由 承担起自己的存在,自己选择自己的本质。 在这个意义上,萨特是强调人的自由是绝对性的 必须承认:人是绝对自由的 否则,人就总能找到逃避自由及其责任的借口。 那些不承认自由的人,逃避自由的人。 往往是不敢承担责任,逃避责任 不是欺人,就是自欺。 我们必须要强调人的绝对自由 就是强调人对自己的选择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有对于境遇的抱怨和牢骚都是荒谬的 任何对于错误的借口推脱都是软弱的。 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说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是无奈的。 举例说明: 纳粹军官在接受审判的时候,辩护说自己是无辜的。 因为他被强迫必须服从元首的命令 他本身是并不愿意参加战争或者杀人的。 我是不愿参加这场战争的 但同时我又更不愿丧失我现在的地位 不愿影响我的晋升,不愿危及我的前途和生命等等 这样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对这些作了权衡和选择之后 我就“被迫”参加战争了。 显然,这种“被迫”参加战争仍然是我选择的结果 在这个意义上,萨特甚至赞同法国作家若尔. 罗曼的一句话: “在战争中,没有无辜的牺牲者。” 如果我宁要战争而不要死和耻辱 宁要战争而不要失去我的既得利益和前途 那么我就是对这场战争负有责任的。 也许战争是别人宣布的,是别人组织的 但我一旦参加了,它就是我的战争 所以我没有任何推脱责任的余地。 在我选择了的这场战争中 我每天每时都在自我选择 我在造就自己的同时把这场战争造成我的战争。 任何所谓的“被迫”都只有在我们愿意配合时才可能发生作用,我们只能自负其责。 当你没有选择逃离处境,便是选择接受它。 因为你偏向某些价值(公共舆论,家庭荣誉,生命前途等)更甚于拒绝战争。 我们的确是被迫负有责任的, 正如我们是被迫自由的一样。 萨特一再强调: 人除了“必须自由”这一点是不自由的以外 其余的一切都是自由的。 生而为人,命定有自由 所以我们命定有责任 必须要为自己的命运和存在负全责。

5
《存在与虚无》的全部笔记 17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