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朝清供 9.2分
读书笔记 諸位寫的雨
LORETTA
雨真大。下得屋顶上起了烟。大雨点落在天井的积水里砸出一个一个丁字泡。我用两手捂着耳朵,又放开,听雨声:呜——哇;呜——哇。下大雨,我常这样听雨玩……

下大雨,汪曾祺

…… 雨还是不知疲倦,只是落,只是落。瓦口上溜下来的雨水,把号房门前那小小沟坑变成一条溪河了。新落下来的雨点,打成许多小泡在上面浮动,一刹那又复消失。一些小小嫩黄色槐树叶子,小鱼般在水面上漂走……

雨,沈從文

……这寸愈下愈老成,水点贯串作丝,河面上像出了痘,无数麻瘢似的水涡,随生随灭,息息不停,到雨线更密,又仿佛光滑的水面上在长毛……

圍城(五),錢鐘書 本想借同樣對水泡的描述,拿錢鐘書文筆反襯二位。大約斷章取義著看並不明顯,簡直足夠成一則表揚了。還是頗喜歡捂耳聽雨的一段,能寫進汪曾祺個人的名句錄了。不忍只為了取義而斷章,雖不相干,還是一起搬了上來 反正受不了沈汪二人寫的白描散文——看見鵝在湖裏,就要寫“鵝在湖裏,黑白胖瘦,什麼人養,怎麼游泳,死後如何用,眼下往哪兒動”——給四面八方下物理性質的定義,碰上什麼,回頭就寫什麼,比複讀機都可靠。若不是看了反而生悶氣,薄薄一本撕一半擺床頭櫃,就夠催一輩子眠的 說起雨,錢鐘書縱口角伶俐,筆下走雨走得絕的還是不得不提餘光中。時過境遷,細節雖忘,但總記得是最好的。 想來真不平,仿佛只要才華三流文筆爛但偏耐煩寫一堆,就能保一個沖和散淡的標籤,倒仿佛比能文擅辭高出一個境界了,譬如沖淡是清水般的大智慧,能駕馭文采只算是烈酒濃茶的小聰明,殊不知白描作者往往根本不曾能有釀酒斬茶的本領,未來也不會有這本領,倒直接越級成否定之否定,躋身位列得道高人。若能熬成老人,這標籤紙就愈發貼得牢固而正確。其實,天下不缺只寫得出白描法的庸才,少的只是到處東南西北中發白地寫滿好幾本白描句子的耐心

0
《岁朝清供》的全部笔记 2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