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十论 7.9分
读书笔记 知识分子的语用学定义
菇先生

帕森斯认为知识分子的崛起事实上同两个因素休戚相关:一是文字的出现:掌握文字的人受到大众的崇拜,逐渐形成一个特殊阶层,这便是知识分子的雏形。另一因素是哲学的突破:即在公元前800年到前200年这个“轴心时代”,世界各大文明,包括古希腊、中国、印度在内几乎都出现了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知识分子作为一种文化主体最终的形成,是和哲学的突破密切相关的。只有在哲学突破以后,知识分子才获得了自身存在性,即以一种体系的方式获得了思想的形式。 但在那个时候,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阶层无论在社会意义上还是在思想意义上,远远还不是一个自明的社会群体。欧洲的教士和中国的士大夫,都是知识分子的前身,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知识分子之所以有区别,就与他们不同的历史传统密切相关。 美国社会学家席尔斯的著名定义:知识分子就是在社会中那些频繁地运用一般抽象符号去表达他们对人生、社会、自然和宇宙理解的人。 最早的知识分子就像知识社会学的创始人曼海姆所说的,是“自由漂泊者”,是一个完全没有根基的社会阶层,既可以独立于任何阶级,又可以服务于任何阶级。在曼海姆看来,知识分子具有同质和异质两重性。同质性是指他们具有共同的知识背景,而异质性是指政治观念主张可以截然不同,可以归属于截然对立的阶级阵营。 然而随着社会和知识的分工越来越细密,随着知识体制的强化和扩张,知识分子开始成为体制内的人物。社会利益的多元化和利益冲突的尖锐化,又使得知识分子愿意充当某个阶级或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与社会有了某种固定的精神或物质利益上的有机联系,这也就是葛兰西所说的“有机的”知识分子。 当代知识分子在知识体制的保障下,在科学的意识形态下,取得了足以获得话语霸权的文化资本,他们因而也越来越保守化,不再具有当年自由漂浮者那种独立的、尖锐的批判性。知识分子的专业化,使得他们丧失了对社会公共问题的深刻关怀,而知识分子的有机化,又使他们丧失了超越性的公共良知。 因此真正的知识分子不再是职业性的,而是精神性的。路易斯·科塞:知识分子必须是”为了思想而不是靠了思想而生活的人“这一思想通常往往是批判性的,对现实社会有一种清醒的警惕。美国著名学者萨义德在其1994年出版的著作《知识分子论》中,按照知识分子”传统的“历史形象,将知识分子理解为精神上的流亡者和边缘人,是真正的业余者,是对权势说真话的人。

0
《中国知识分子十论》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