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中国札记 8.2分
读书笔记 第一卷 第十章 中国人的各种宗教派别
上世纪的云

本章利玛窦神父探讨了当时盛行中国的三大教——儒,道,佛。我将摘出在传教士的眼里三个宗教给他的印象以及他相应的评价。这些评价在今天看来也犀利无比,深刻揭露了这三大宗教在中国传播过程中被一些利益熏心的人歪曲的模样,以及当时的中国人们如何理解这些宗教信仰,之后利玛窦神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且看:

儒教是中国所固有的,并且是国内最古老的一种。中国人以儒教治国,有着大量的文献,远比其他教派更为著名。就个人来说,中国人并不选择这一教派,他们毋宁是说在研究学问时吸收它的教义。凡是做学问有了名气的人或甚至从事学问研究的人,没有一个是再相信任何别的教派的。⋯⋯他们不相信偶像崇拜。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偶像。⋯⋯儒教目前最普遍信奉的学说,据我看似乎是来自大约五个世纪以前开始流传的那种崇拜偶像的教派。这种教义肯定整个宇宙是由一种共同的物质所构成的⋯⋯每桩个体事物都是这个连续体的一部分。他们根据物质的这种统一性而推论各个组成部分都应当团结相爱,而且人还可以变得和上帝一样,因为他被创造是和上帝合一的。我们试图驳斥这种哲学,不仅仅是根据道理,而且也根据他们自己古代哲学家的论证,而他们现在的全部哲学都是有负于这些古代哲学家的。⋯⋯儒家这一教派的最终目的和总的意图是国内的太平和秩序。他们也期待家庭的经济安全和个人的道德修养。他们所阐述的箴言确实都是指导人们达到这些目的的,完全符合良心的光芒与基督教的真理。⋯⋯他们十分重视子女尊敬和顺从父母,奴仆对主人的忠诚,青年人效忠长辈。这一点确实是引人注目的。 因为他们既不禁止也不规定人们对来世应该信仰什么,所以属于这一社会等级的很多人都把另两种教派和他们自己的教派合而为一。他们确实相信,如果他们容忍谬误并且不公开摒弃或者非难虚伪的话,他们所信奉的就是一种高级形式的宗教了。儒家不承认自己属于一个教派,他们宣称他们这个阶层或社会集团倒更是一个学术团体,为了恰当地治理国家和国家的普遍利益而组织起来的。

这段对儒教的阐述,非常精确。之中还提到了儒教信奉最高的神是“天”,但只有皇帝能祭天。可神父没有注意到儒教最重要的思想之一——等级制度。所以只有皇帝才能祭天,这是非常合理的。 再有,神父较接下来的两个宗教来说,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儒教,而且也提到了,关于儒教到底是不是宗教这个问题。 也许是因为神父接触士大夫阶级最多,所以能够更好地了解儒教,或者在认识儒教一开始就有了先入为主的好感。

中国人当中的第二种重要教派是释迦或阿弥陀佛。⋯⋯在历史上很清楚的是,这种学说传入中国正和使徒们传播基督的教义是同一个时期。⋯⋯看起来,这第二种教派的教义的创始人有些概念是从我们西方哲学家那里得来的。例如,他们只承认四元素,而中国却很愚蠢地加进了第五个。⋯⋯他们关于灵魂轮回的学说,听起来很像毕达哥拉斯的学说,只是他们加进了很多解说,产生了一些更糊涂、更费解的东西。 ⋯⋯然而,不管他们教义中可以有怎样的真理之光,但不幸却都被有害的谎言所混淆了。他们对天和地的观念以及说天地是惩恶奖善的地方等等,都是十分混乱的;他们无论在天上或是地上,都从不寻求死者灵魂的永生。这些灵魂被认为过一些年之后就重新诞生在他们所假定的许多世界中的某一个世界里。在那里,如果他们想要弥补罪过的话,就可以为自己过去的罪恶赎罪。这只不过是他们所用以影响这个不幸国家的许多荒谬理论之一。 根据这一教派的学说,肉类以及任何活物都不准吃,但是很少有信徒遵守这条戒律。违反教规以及其他错误,可以很容易用施舍来弥补,而且更有甚者,只要祷告就可以拯救任何灵魂免于永世沉沦。 这一教派最初出现时很受人欢迎⋯⋯另一方面,当时的中国儒家又告诉我们,这一教派虽然在探讨真理方面迅速超过了别的教派,但其中害人的谎言不知不觉也同样迅速地传播开来。⋯⋯他们的论点是,作为这种教导的结果,凡是接收这一教义的帝王最终都死于非命而不得善终。他们声称,凡是与之有关的事物最后都灭亡了。儒家指明,释迦所许诺和吹嘘的那种好运,国家不仅没有得到反而经历了无穷的灾患。 ⋯⋯这种教派的祭祀叫做和尚。⋯⋯这部分人靠人施舍并靠过去专门为他们设立的收入为生,虽然他们也靠认得劳作来提供开支。这种寺院特殊做奴仆的阶层是全国最低贱和被轻视的阶层。他们来自最底层的群众,年幼时就被卖给和尚们为奴。他们有奴仆而称为弟子,以后再接替师父的位置和津贴。人们采用这种继承的办法以便保持职位。但他们里面决没有一个人是心甘情愿的。他们也和师父一样既无知识又无经验,而且又不愿学习知识和良好的风范,所以他们天生向恶的倾向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每况愈下。这种生活可能有一些例外,但如果是这样,他们就成为其中极少数喜欢学习并靠自己的努力而能有所成就的人。虽然这个阶级不结婚,但是他们放纵情欲,以致于只有最严厉的惩罚才能防止他们的淫乱生活。

利玛窦神父啊。简直把中国的大乘佛教贬得一文不值。从教义开始,就大批其很多都抄袭基督教的。连三位一体都抄。甚至直说除了抄来的,其他的都是胡说八道。哈哈,神父真是毒舌啊。 在与儒教的关系上,体现在儒教宣称信佛的君主都没好下场。我猜这段应该是和唐朝的灭佛事件差不多的事情,只不过那时唐朝国教为道教,是道教打击佛教。但那其实是因为寺院占据了太多的国家财富,僧人太多,对中央造成了极大的威胁。但我认为儒教之所以有对佛教这样的抵触,无非是明朝是儒教主导的社会,为了确保统治阶级的地位,他们就胡诹了些理论。 在对和尚的分析里,更是直接把他们打成最低贱的等级,而且还说他们没文化没知识,一心向恶,放纵情欲。我去,估计明朝的大和尚石涛和八大山人能给气活了。不过自从大宋灭国,禅宗败落以后,和尚整体素质下降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下面我们来看看神父对道教有什么毒舌见解吧。

第三种教派叫老子,源出一位与孔子同时代的哲学家。⋯⋯他没有留下阐述他的学说的著作,而且好象也没有想要建立独立的新教派。然而在他死后,某些叫做道士的教士把他称作他们那个教派的首领,并且从其他宗教汇编了各种书籍和注疏,⋯⋯除了有很多神以外,这种信仰的信徒还宣称崇拜一位肉身的天师,这位天师似乎一直不断地碰到很多不愉快的事。 他们的书籍叙说着各种胡言乱语⋯⋯他们也谈到奖善惩恶的地方,但是他们对这类地方的说法和前面提到的那种教派的说法大不相同。这一派鼓励他们的成员肉体和灵魂一起飞升天堂,在他们的庙宇里有很多肉身升天的图像。为了成就这种景象,就规定要做某些修炼,例如固定的打坐,并念一种特定的祷文以及服药;他们许诺他们的信徒说,这样做就可以蒙神恩在天上得到永生,或者至少是在地上得享长寿。从这类胡说,人们可以很容易得出结论,在他们的胡言乱语里注入了多少欺骗。 这类道士们的特殊职责是用符咒从家里驱妖。这可以用两种不同的方法进行:一种是家中墙上贴满用墨画在黄纸上的凶神恶煞的图像,另一种是在家中各处狂叫乱嚷,就这样把自己也变成了妖。他们还自称有能力在旱时求雨,在涝时止雨以及一般避灾除祸。如果他们的许诺的事真的实现了,那么那些使自己为他们的诺言所吸引人就有感兴趣的理由。然而,这些骗子所预言的事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错的,所以很难理解那些在别的方面是足够聪明的人能提出什么借口和遁辞来相信他们。

首先,神父犯了一个时代性的错误,老子比孔子早。显然那时候把先秦都混为一谈了。还有,老子不是明明有道德经吗?怎么变成没有著述了。 关于肉身张天师,这应该指的是汉朝的张道陵以及“一脉相承”的张姓天师吧。不过本人也觉得张天师确实非常扯淡。 还有,值得一题的是,《西游记》成书于明朝。里面运用了大量的道教概念。神神叨叨的,还真与神父描述的那时候的道教有几分神似。 接下来,我们看看神父犀利无比的总结,简直一语中的:

我们对各个教派的考察的结论是,目前中国凡是受过一点教育的人中间最普遍为人接受的意见是,三大教实际已合为一套信条,它们可以而且应该全部相信。当然,由于这样的评价,他们就把自己和别人引入了令人无所适从的错误境地,竟相信谈论宗教问题的方式越不同,对公众就越有好处。实际上,他们最终所得到的东西与他们预期的完全不同。他们相信他们能同时尊奉三种教派,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一种,因为他们并不真心遵循其中的任何一种。他们大多数公开承认他们没有宗教信仰,因此在佯装相信宗教借以欺骗自己时,他们就大都陷入了整个无神论的深渊。

“他们大多数公开承认他们没有宗教信仰,因此在佯装相信宗教借以欺骗自己时,他们就大都陷入了整个无神论的深渊。” 神父啊,你真是看中国人看得太透了。

0
《利玛窦中国札记》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