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与宗教 8.2分
读书笔记 论宗教
Xi+)

“…不管我们对待命运的情感如何,是顺从还是反抗,是希望还是绝望,是不满还是满足,命运既可以完全体现为非宗教,也可以彻底表现为宗教。[由于那种外在性的契机,一切‘命运’中都存在着我们无法领会的东西,由于有了它们,命运中才出现宗教特征。这大概是因为,一切偶然之物,只要我们把它当做‘命运’对待,便具有某种意义,如果命运范畴中的偶然之物出现在我们面前,那么,尽管其所有内容显得沉重不堪,但它将越来越可以承受,因为它是针对着我们的,也就是说,它与我们并非莫不相关。这样,偶然性便有了尊严,这同样也是我们的尊严。顺乎命运,也就是说,根据一种尽管存在诸多问题,但总是与我们密切相关的意义来培养一切偶然性,正是人之为人的超越之处。所以,命运概念就其结构而言注定要接受宗教情绪,而宗教情绪一方面超越于命运概念之外,另一方面又在一定程度上割舍不掉命运概念,并接着在宿命论中固定下来]这里关键在于,宗教倾向并非源自所信仰的某种超验权力,进而投射到经验之中,而是情感自身的一种特殊品质,也就是说,是一种专注或涌动、一种奉献或悔恨,无论如何,它们本质上就是宗教性的:它们创造那种宗教对象,作为其客观化或对象,这就如同感觉派生出相应客体。…”

0
《现代人与宗教》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