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 7.3分
读书笔记 第七編第十章第三節『李贄』
長良川
他認為文學只有真假問題,不得以時勢先後論優劣。他說:「詩何必古選,文何必先秦,降而為六朝,變而為近體,又變而為傳奇,變而為院本,為雜劇,為《西廂曲》,為《水滸傳》,不可得而時勢先後論也。」他甚至認為「六經語孟」,「不可以為萬世之至論」,「不可以語於童心之言」。這對八股文和前後七子的假古董,實在是當頭一棒。

這段話初看便覺不對勁,特地翻檢李贄《童心說》原文,方才知道編者之險惡用心。試看原文: 詩何必古選,文何必先秦。降而為六朝,變而為近體,又變而為傳奇,變而為院本,為雜劇,為《西廂》曲,為《水滸傳》,〔為今之舉子業,大賢言聖人之道皆古今至文〕,不可得而時勢先後論也。 〔〕內即編者隨意刪去之文字。本來教材節選文章很正常,但此處既不加省略號以示刪節,而且實則關乎下文的判斷。 謹按:舉子業者,即八股文也。李贄明明是誇讚,何來教材所說對八股文的「當頭一棒」?倒是本書囿於意識形態,行文處處不忘階級鬥爭,這才是十足的八股文章呢。 編者難以自圓其說,竟然妄刪原文,厚誣古人,疑誤來學,豈不謬矣!

0
《中国文学史》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