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政治与经济 8.2分
读书笔记 论原始契约
元非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必须服从政府,我会马上回答,若不如此社会将不可能存在,这个答案对于所有人都是清楚易懂的。而你却回答道,因为我们必须信守诺言。但除了那些受过哲学体系训练的人,还有谁会理解或欣赏这个答案呢。除此之外,我想当被问及为什么必须信守诺言时,你还会发现自己陷入困窘之地。什么话能够直截了当、不拐弯抹角地解释效忠的义务?你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但是效忠谁呢?谁是我们合法的君主呢?这个问题常常是最难回答的,往往陷入无尽的争论之中。有时人民比较幸运,能够回答说是我们现在的君主啊,他直接从祖先那里继承了王位,并且统治我们很多年代了。这种回答等于没回答,即便是历史学家将皇室的起源追溯到遥远的古代,常常也只是发现,最初的权威来源于篡位和暴力。人们承认,个体的正义,即不侵占他人的财产,是最主要的德性。虽然,理性告诉我们,像土地或房屋这样的长期财产,仔细考察它们的易手过程,在一段时间内总会以欺骗或非正义为基础的。但是,人类社会无论个人生活还是社会生活的必要性,都不允许这种精确的探索。如果我们沉湎于一种错误的哲学,以一种挑剔的逻辑原则,从它呈现的各个方面或角度去审查或检验,则任何德性或道德责任都经不起精细地推敲。
9
《论政治与经济》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