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家國以外 8.2分
读书笔记 第36页
玛特
“中华性”的泉源,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血盟”(bonding)情感造成的暴力。这是一种即使冒着被社会疏离的风险,漂泊离散的知识分子仍必须集体抵制的暴力。因而,《写在家国以外》其中的目的,就是放弃(unlearn)那种作为终极所指的,对诸如“中华性”这种种族性的绝对服从。
引自第36页

对于香港,“统一”是以“民族”为旗帜的“内部殖民”,周蕾对此有清醒而尖锐的认知和阐述。 更进一步,不仅是港澳(和民族区域),即便是构成和状态相对稳定的“核心中国”,从(民众的)权益、福祉而言,同样始终存在着被“内部殖民”的状况。 因此,对于普通中国人,“爱国”并不适合成为一项正当的诉求。因为恰如《共产党宣言》关于“工人无祖国”的表述(注)所意指的那样,“中国人”其实并没有“祖国”,那是“我们”所没有的东西。如果爱只是虐恋,它是没有意义的。 注:“还有人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要取消祖国,取消民族。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3
《寫在家國以外》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