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 8.7分
读书笔记 中国人的心灵
耶斯特洛夫斯基

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直觉去揭开自然界之谜;是同样的“直觉”,或称“第六感觉”,是许多妇女相信某件事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就是如此。最后,中国人的逻辑常常与私人关系联系在一起,正如妇女的逻辑一样。一位妇女在介绍一个鱼类学教授时并不说他是鱼类学教授,而说他是在印度去世的哈里森上校的姐夫。同样,一个中国法官必不能把法律看作一个抽象体,而一定要把它看作一个可变通的量,应该具体地运用到某一个人身上,如黄上校、李少校等。于是,任何与个人联系不紧密的法律,任何不能视黄上校、李少校的具体情况而定的法律都是非人道的法律,所以也不成其为法律。中国的司法是一种艺术,不是科学。 他们的数学和天文学知识大多是由国外引进的,因为他们只喜欢道德上的陈词滥调。他们的抽象名词,比如仁、义、礼、忠等等都是泛泛而谈。在具体讨论中,会发现他们的意义含混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 在中国人的心灵中,科学方法不能得到发展的原因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科学方法除了要求分析性思维之外,总是免不了要有一些枯燥的工作要做。而中国人则相信自己的庸见与洞察力的闪光。推理的方法在应用到人际关系(中国人最感兴趣的东西)时,常常导致一种愚蠢的结论,这在美国大学里并不罕见。 中国作家先提出一两个论点,然后即刻做出结论。在读他的文章时,你很少看到他是怎样得出一个结论的。他的论点与论据从来都不很长,你突然看到他已经领悟到了什么在做结论了。 然而,这种思维方式也有其局限性,因为庸见的逻辑只能用于人类实践与行为,不能用来揭开宇宙之谜。人们可以用情理来解决人际纠纷,但是不能用情理来发现心脏和肝脏的相对位置,或者确定胰液的功能。因此,在推测自然与人体的奥秘时,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直觉。很奇怪,他们凭直觉感到人们的心脏在右边,而肝脏则在胸腔的左侧。有一位很博学的中国学者。他曾经读到一本人体解剖学,发现书上说心脏位于左侧,而肝脏则位于右侧,从而下结论说西方人与中国人有不同的内脏器官。他进而下结论说既然他们的内部器官不同,那么他们的宗教也肯定不同--这个演绎推理是直觉推理的绝妙的例子--所以,只有那些内部器官不完善的中国人才有可能成为基督徒。这位渊博的的学者俏皮地评论道:如果Jesuits等人知道这个事实的话,他们就不会那么饶有兴致地在中国传授基督教,并试图把那些半正常的人先变成基督徒。 中国学者不愿劳动自己的双手和眼睛去做那些愚蠢地苦工,而宁可稚气地相信自己“直觉”的力量。于是,他就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解释人体及宇宙的奥秘。中国的医学和生理学就是建立在道家哲学所谓的五行之上的——金木水火土。 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思维特点的痕迹。由于不受科学方法的束缚,“直觉”就有可自由驰骋的广阔天地,甚至接近了幼稚的幻想。某些中国医学纯粹是建立在文字游戏之上的,另一些则建立在奇异的联想之上。蟾蜍身上有皱皮,所以被用来治疗皮肤病。这样的广告一篇接一篇,直到人们都开始相信学龄儿童不能吃鸡爪子,否则他会染上一种乱撕书的坏习惯。

1
《中国人》的全部笔记 2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