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 8.7分
读书笔记 中国人的性格
耶斯特洛夫斯基

但他们老成温厚产生的根源不在于书本,而在于一个对青年的热情往往一笑置之的社会,中国人对青年的热情,对重整乾坤的新官有一种特殊的蔑视。中国社会讥笑这种热情,讥笑这种人为天下无难事的信仰,于是他们教育年轻人在长辈交谈时不要插嘴,很快,中国青年就学到了这一点,他们不是愚蠢地去支持某项规划或社会冒险,而是学着说风凉话,指出所有可能存在的困难,这样他就步入了成熟的社会。从欧美回国的中国青年开始办工厂生产眼膏,称之为“实业救国”,或者翻译几首美国自由诗,称之为“介绍西洋文化”。由于他通常有一个大家庭要扶养,要帮助堂表兄妹在社会上立足,他可不能总做一个教员(如果他能从事教育的话),他要设法高升,当个校长什么的,于是他就是家庭中受尊敬的成员。在设法飞黄腾达的过程中,他获得了终生难忘的人生与人性的学问。如果一个人不去作这些常识,人到三十,仍是一个眼睛圆圆、单纯无邪、火急火燎的青年,仍醉心于进步与改革,那么他不是一个富有灵感的白痴,就是一个稀里糊涂的天才。 遇事忍耐为中国人的崇高品德,反对中国有所了解的人都不否认这一点。然而这种品质走得太远,一直成了中国人的恶习:中国人已经容忍了许多西方人从来不能容忍的暴政、动荡不安和腐败的统治,他们似乎认为这些也是自然法则的组成部分。 或许我们对苦难的承受力小一些,我们的苦难就会少一些。然后这种对侮辱的承受力被赋予了忍耐的美名,又被儒家伦理学谆谆教诲为做人最重要的品德。 消极避世的活命价值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由于个人权力缺乏保障,人们参与公共事业-——管闲事——就有相当的危险。 换言之,消极避世并非一种崇高的道德,而是一种在没有法律保护之下的不可忽视的处世态度。它是自卫的一种方式,我们培育这种品质,正如乌龟培育自己的甲壳一样。中国有名的淡漠的凝视仅仅是一种自卫的凝视,有其深刻的文化与自律背景。这一点可由以下事实证明:中国的强盗土匪们不依赖法律的保护,所以没有这种消极避世之好,他们是我们所知道的中国最勇武、最有骑士精神、最有参与精神的阶层。 超脱老滑是中国人聪明才智的结晶,他额最大缺点是与理想主义和行动主义相抗衡。它击碎了人们任何改革的欲望,它嘲笑人类的一切努力,认为它徒劳无益,它使中国人失去理想,不去行动。他能神奇地将人们的活动限制到消化道以及其他其他简单的生活需求的水平上。 在中国,一个人无需学习如何做一个现实主义者,因为他生来就如此。黎元洪总统从未能以自己的思维能力著称于世,但是他作为一个中国人,却本能地意识到所有的政治问题都不过是饭碗问题,不是也不应该是任何其它问题。 有人说人过40就变成了一个无赖,不过我们确实是岁数越大越不要脸。 由于中国人是富有经验不易动情的人,他们很严肃:他们不像基督徒那样假装生是为了死,也不像西方的许多先知那样想在地球上建立什么乌托邦。他们知道这个世俗的生活充满了痛苦与不幸,他们只不过是想驾驭它,一边和平地工作,大度地忍受,幸福地生活。中国人缺乏西方人的一些高尚品德,比如豪爽、雄心、改革热情、参与精神、冒险意识、英雄胆略等等。他们不会对攀登勃朗峰和去北极探险发生兴趣。使他们极感兴趣的是这个尘俗的尘世,他们为此坚韧不拔,锲而不舍,并且很富有责任感和冷静头脑。他们欢乐、幽默、大度、心平气和,具有那种在艰苦环境下也能找到幸福的无与伦比的天才,正是这些精神使他们得以享受这个平凡的生活。 和平主义也是建立在人类对生活的高度理解之上的。如果一个人学一点愤世嫉俗,他就会对战争多一点反感,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所有有知识的聪明人都是胆小鬼。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不会打仗的人,因为他们是聪明的种族,是由玩世不恭的道学与强调和谐为人生理想的儒家所培养所左右的民族。 当兵的只是些没有办法糊口的穷人,他们并不想打仗。那些将军之所以对打仗有兴趣,是因为他们自己用不到去冲锋陷阵。 西方人寻求幸福的态度是积极的,中国人的态度却像犬儒主义那样消极,幸福最终总被降低到个人基本生存需要的水平。 极富闹剧性质的葬礼仪仗是中国式幽默的象征,其实质是只求外部形式而全然不顾其实质内容。能够欣赏中国式幽默的人势必也能够正确理解中国的政治方案。政治方案和官方宣言也只是一种形式,大多由那些精通模棱两可而言过其实的术语的书记员们起草。 即使发生共产主义掌权这样巨大的社会变革,中国人的那些性格特征:宽容、折中、中庸等古老的传统将会毁掉共产主义,把它改头换面。而共产主义那种社会的、不受制于个人情感影响的、严格的世界观则很难毁掉这个传统,情况一定会是这样。

1
《中国人》的全部笔记 2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