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 9.4分
读书笔记 Exodus 14:12
阿里卡露娜
Didn't we say to you in Egypt, 'Leave us alone; let us serve the Egyptians'?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for us to serve the Egyptians than to die in the desert!"

昨晚睡前的圣经时间,我读到了这里:前有滔天海水,后有法老的步兵、骑兵和车兵汹汹来袭,以色列人这样对摩西抱怨道:“若是会死在这旷野里,还不如让我们做安稳的奴隶!” 在埃及领土上的430年生活,以色列人先祖雅各和约翰的荣光已成虚幻的记忆,像“温水煮青蛙”般习惯于奴役生活。即便在逃离埃及的途中,对于主的信念依然一遍遍的动摇。 这可以解释一个问题:为什么主被很多人看做是残酷无情的?主一次次的降灾于法老:“Yet Pharaoh's heart became hard and he would not listen to them, just as the Lord had said.” 即便是全知全能的主令法老的心坚硬,从而造就硫磺、蝗虫、蛙灾、血河等一系列灾祸,那么主又为何如此行? 当亚当和夏娃知道以无花果叶遮羞的那一刻开始,人类便对主有所隐瞒。这种隐瞒犹如孩子对父母的隐藏,是如此无力而自以为是,在这样的隐瞒之下人类行出各种恶行,乃至于无人无罪。为此,主确然放出洪水淹没遍野,也确然降下硫磺给索多玛城,然而人类,他的子却从从不至于灭亡,所以我们说,人类在主眼中是蒙恩的。 然而人类不仅美好,又总短视。当亚伯拉罕的子孙遍布大地之时,堕落的倾向便愈加鲜明:懒惰、欺骗、杀伤……主没有再次放出洪水,也没有再次降下硫磺。他既与人立约,便如约而行:叫凡认他的,得到救赎。那么人如何认他?非强力不可。 我小时候跟爷爷播种过玉米。玉米的种子经过精心挑选,就算如此,在种子发芽后的一段时间内,还要人工将生长距离过于相近的两棵小苗中较弱的那一棵拔除,所谓“间苗”:为了一株生命的成长,必要的牺牲与较大的干扰必须得到革除。主在埃及所行之事,为的不是戕害埃及人,而是牧笼人的心:让埃及人知畏惧,知尊重,让以色列人看重自己,唤醒他们对先祖荣光与誓约的顺服——唯有与主的约立于生命之中,生命才能够重新获得净化。 “为何必须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来牧笼人心?”让我以摩西为例。摩西成长在法老女儿的身边,曾是最为富有、教育程度最高的以色列人。杀死迫害以色列人的埃及人之后,他在旷野中牧羊为生达40年。他未曾为自己杀人而后悔,却在主拣选他的那一刻退缩。在Exodus第四章中,摩西无数次的向主陈白:“What if they do not believe me or listen to me and say, 'The Lord did not appear to you'?”,或者“O Lord, I have never been eloquent, neither in the past nor since you have spoken to your servant. I am slow of speech and tongue.”即便在主向其显示了木杖变蛇,手掌变白等神迹后,摩西仍在推辞:“O Lord, please send someone else to do it.” 主所拣选摩西,是因他未受奴隶的枷锁,义行中饱含勇气,然而这种义行是不自觉的:他有力杀死一个埃及人,却无力(无心?)拯救所有同胞。唯主以神迹、鼓励和人力(差遣亚伦做摩西的伙伴)一再鼓励,摩西才踏上了拯救乡人的道路。如果说对于以色列人中最有勇气、最为聪慧的个体来说,认识主、信任主、按照主的道来行事都如此之难,那么对于已经做了430年奴隶的以色列人全体来说,主该如何牧归他们? 有人会问:既然主有大能,何不将埃及人都杀死?何不将所有以色列人一夜之间都变到埃及之外?这样的问题,就仿佛问:”既然孩子这么不懂事儿,为何不给他父母所有的资源?让他过舒服点?“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的因果扭曲:人心如何能全靠他人成就呢? 人类的美妙与邪恶都存在于主所赐予的”free will“之中。这意味着,主不会像对待机器人一样,将他的存在以芯片方式存入人类的脑海,因为主要的道是行出来的道,并非中国人常言的”托梦“式的虚幻感受便能够支撑。主所要的是精神与全身的奉献,以此在人类生活中显示出自己的荣耀,是确实的行为,不是审美意义上的倾慕,也非神鬼样的敬畏。由此,非现实中的”神迹“不能,正是因此,才有了一次次看似残忍的降灾,也唯有一次次的大能,才终将以色列人的归向之心发起,从而成就摩西的任务。

4
《圣经》的全部笔记 2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