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惆怅 7.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yobalcony

一、前面: 1、大事大非略;小事小节摘。 2、王安石借青苗法建银行,结果没独立于行政系统……金融体系就这样被破坏了;就只剩下财政支出和税收了。 二、摘抄: 1、口诵孔老之言,身履夷齐之事……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P48——苏洵拿这个作人身攻击真是绝了。 2、外托劘上之名,内怀附下之实,所言尽害政之事,所与尽害政之人。——前半句对了,后半句,按体系来说,人有问题,不能把体系即系统的作用一杆子打倒,一个人若占半个朝纲,评一人尽打半个朝纲,简直就是说统治者无能汲汲可危了;且竖敌太多。 3、……道德高尚,政治文明。P50——甲编事实、乙罗罪名,不过互相没有赶尽杀绝,因尽为一上主;生杀与夺在他人,皆留后路。 4、政府部门办企业、政府部门直接做生意。P53 5、以政治态度(改革与否)划线,对历史和历史人物进行道德层面上的批评,却不知道将九百多年前那次改革的成败得失引以为戒。P54——已非经济学假设而为原生态的经济学实例。 6、明一代的特点,是皇帝多混帐而朝臣无大恶。P78 7、嘉靖一朝阉宦敛迹而奸臣崛起。P79 8、大讲严嵩父子如何迫害忠良,而且重提沈炼、杨继盛案。草稿送到徐阶那里,徐阶问,诸位的意思,不是想救严公子一条性命吧?……严世蕃之死,当时就有人认为是冤案。……徐阶对黄光升几个说,按照你们这种写法,严公子明天就可以出门了,诸位反倒可能被关进去。P89 9、……很快就被嘉靖的“雷霆之怒”吓怒了胆,“尽改前说”,从此踏上了媚上、邀宠、弄权、谋私的不归之路。P91 10、至冬发为痔疾,痛下淤血二碗。P93——铅汞。权臣、宠臣。事情都让他去做,责任却不替他担。今天让他青天直上,明天就把他打入冷宫。最后,名垂青史的是嘉靖,背上骂名的是严嵩,这难道公平,难道不荒唐。……寄食墓舍以死。也就是寄予居在守墓人的房子里,到处要饭吃。这离他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三四年的光景。……连“宠物”都不如。因为养宠物的人是很少会让自己的小狗变成“丧家犬”的。 11、……‘处江湖之远’,郁郁不得志。相反,倒是那些旧王朝的既得利益者,屁股转得比谁都快。P99 ——反驳之,为谁死节。 12、……衣襟向哪边开(文化),至少比谁当国君(政权)重要一些。总之,文化是第一位的,王朝是第二位的。王朝的灭亡没什么要紧,只要文化不亡就好。P101 ——八国联军入侵也即此,守旧文化?抱残守缺老残游记,待文化无有开发,亦不增智识?经此一说,文化还是其次,核心呢。 13、黄宗羲之黄百家,皇家修史局,康熙《明史》。P101 ——跟扬州屠城;阎应元固守,江阴城仅余五十三口,有无关系?羚羊、蝼蚁皆前扑后继时,依旧不动容。屠子绝孙以全类族。 14、刘宗周。P102 15、“二战初期,两名骑摩托车的德国国防军就足以使一座城市投降,而法国士兵向德国人开枪,群众却报以责骂。……资料片……诺曼底登陆……对来解放他们的被俘者报以谩骂、唾沫、拳脚相向,扑上去撕打的还有几个妇女,这个时候,伟大的法兰西文化到哪里去了呢”P103 16、“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但这只有林则徐这样高风亮节的官员可以做到。其他人呢,对不起,恐怕是昨则趋之祸则避之。这前得,则是官员与国家之一间原本有利益,有祸福。匹夫们却没有。匹夫们既然原本就“无利可图”,那么,到了紧经关头,所能考虑的(如果他们真能考虑的话)也就只有一个字——义。P104 ——推衍的不服人心,“义”字究竟是什么。无论是从概念还是文化还是信仰还是利益关系,还是一种节气,实质及其根源,总该有个究竟,总不能归于鬼神之说。 17、心悦诚服,从善如流。文过饰非,不叫“认死理”。明知正确,却不坚持,也不是“服从真理”,叫“随风倒”……“认死理”,有一个本质特征,就是那“理”必须是坚持者本人认定的,包括别人灌输而他本人又真诚接受的(比如纲常论一时)。至于这些东西是否合理,则另当别论。重要的,是精神。P105 ——此屁不通。 18、秉笔直书,太史公;执法如山,强项令。……宁可得罪人也要讨个别说法的农妇秋菊P105 ——提到秋菊说到根本了,动了什么根基让人不澄清、则失人格意义;失独立之人格,活如走肉行尸。但是为什么许多人根本没有独立人格之一说呢。享乐与享尊是完全二回事情。享乐而虚尊,则比比皆是。前面的扬州、江阴,余魂仍在、惨况不绝,至康熙仍有余音;而至乾隆,塞外初入江南、声色犬马足以。于塞北屠牛宰羊于严寒之中无谓人格意义是皆然相反的,生存第一超脱为享乐第一;而江南的死节也就变得不重要了。那么人格,究竟是如何发展的。这个路径下去“自掘坟墓”的标题久期而甚动听。人格是均富而等闲么;换种说法:闲的。 19、乾隆皇帝可以不让人们说话,却没法不让人们读书。有人读书,就有人认理,还会有人认死理。如果这个认死理的是曾国藩,就算他运气;如果是孙中山,那他可就倒了霉。当然,宣统、隆裕们的不幸,恰是我们民族的大幸。P108 ——匠气;幸或不幸,对一个朝代不妄可言,对于百姓则不是那么简单的纸上谈兵。 20、天荒解。王船山P109 ——搭上这天荒解,王夫之就从黄宗羲、顾炎武中脱颖而出,编排的有趣,关于蛮夷极尽笔墨,寻踪考古。 21、霸蛮。P110 ——历史到了什么地步,竟然缺这二字。而尽数人物聚此一时一夕之间。塞北不算霸蛮么,为什么要以此楚蛮南蛮对匈奴血。下面有讲,拼体质而拼精神;奥运后金牌总数、田径赛事屡屡沮丧;因在拼体质,体质不足,精神上巧劲蛮劲上。且不留后路不留余力,绝死。 22、杂牌军。他在招募兵勇时曾特别强调:“年轻力壮、朴实而有农夫气者为上,其油头滑面,有市井气者,有衙门气者,概不收用。”P110 ——江南文化真残人,不注重体质不重气血、以优寡为美;清不过数代,塞外风餐刀饮就成了北京满族窜子。 23、鸦片战争以前,湖南是较少有大官僚和大商贾的,有的只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和呆气木讷的读书人。他们较少受到官场和商界的熏染,乾隆皇帝的板子也较少打到他们的屁股上。这就为后来的救亡图存留下一批“种子”。P111 ——这也说不通。不在于种子。如果政商两界没有这种干预,不管是被欧美收编再融合或本土无外侵,能否自然发展出现代的经济土壤、体系、制度,缺什么萌芽,什么是关键。换种表达,如果无外侵无内患,无南蛮种子说,政商两界缺气血么。难道国外的经济体制和制度融了一个人所不见的“义”字,与“信”字等待(同等待遇)么。 24、士。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等也都是“士”,或以“国士”自许。据罗尔纲先生统计,湘军高级将领中书生出身的要占到六成以上。其中如罗泽南……“上马杀敌,下马讲学”的风范。……由文人士大夫率领的地方武装。P111 ——其实大概物以稀为贵,在欠智识地方,学则为贵,为了智识一脉或通融,识得一点,就以死相博,以撼文字的渊源。而对于那种武文耍墨为惯常的,以文博功名的,怕死的很,因为智识稀松平常,不是什么沟通的最优途径,让位于利益了。 25、你可以反对他们主张的“是”,但不能反对他们的“求”。更不该反对他们“求是”过程中的坚韧和执着。……做不好,或不能做到底。同样,读书人(或知识分子)的意见不一定就对,正如民间的声音并不一定就有价值。但书生意气……这些意见可能是错误的,可能是谬误的,却并不因此而没有存在的权利。P113 ——繁文缛节过多,渐渐忘记了最简单的一点了。湖南人哪里有智识,不过反璞归臻。突然捡起了智识之初的经验来源,补以现代学识的皮毛加以选择应用;仓促上阵,却比那些左研究右理论相争于朝堂的人,多了几份代价和经验。毛爬了几万里呢。 26、随着道光帝一道道攻克舟山的严旨,他的奏折越来越言不由衷,而获知其已被免差后,竟满纸谎言。伊里布自然有伊里布自己的帐,但那种“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强求一致的政治体制和君主作风”,难道不正是谎言的催化剂吗?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伊里布的撒谎,其实是逼出来的。杨芳和奕山也一样。……实事求是是“辜恩负国”,实话实说是“丧尽天良”……还能有什么别有的选择呢?因此,杨芳和奕山几乎是一到前线就撒谎。不像伊里布,捱到最后才撒起谎来,效果当然不好。……因为他们不能说“我们根本就打不赢。不同意通商,别无出路。”……做一天将军撤一天谎。……同流合污,在谎言中消磨日子。当然,谎言只是对皇帝、对朝臣说。私下里,则……厦门战役以后,他不再唱高调了,改为撒谎。不唱高调的原因很简单。作为败军之将,他比谁都清楚:……但这话不能说,至少不能公开说,不能对皇帝说,对朝廷说,也就只好撒谎。……谁说谁是“汉奸”,谁说谁是“奸臣”,谁说谁是“卖国贼”。P123 ——不撒谎呢,研查深究,马上能造出兵马船炮么。历史这样军事技术悬殊没有么。 27、刘韵珂。特别用心,讲出别人想讲又不敢讲的话,而且成功。这正是刘韵珂“另类”的地方。……每个人都顾虑着自己的顶戴和脑袋,没有人敢出来说真话。P133 28、十可虑奏折。……讲真话,需要点勇气,也需要点正气。……在专制制度下,也需要技巧和心眼。……在朝野上下不是唱高调就是说假话的氛围下,唱了“反调”讲了“真话”(真实的想法),却不但没有得咎……不能不归结为他的“为人乖巧”。……不过,刘韵珂的技巧和心眼也给他带来了麻烦。他担任闽浙总工程师督后,继续用对付皇上的办法搞“曲线救国”,用“阴柔之策”对付“英夷”。表面上,他遵守条约让福州通商,背地里却做尽手脚,让英美商人无利可图,以致1855年福州的贸易额仅为37万元,……无一艘“番舶”光顾。……该夷灰心而去,则省城根本之地,不令非我族类实逼处此。……大约也只能是些“阴招”。刘韵珂靠这一套在官场上混,也许还能如鱼得水……他迟早也会在别的什么地方崴了脚。P134 ——暗渡陈仓即好。可惜派遣出国的派系没有联系上,太畏头畏尾。身份背景太干净,朝野无人,不沾势党;误入宦途。 29、牛鉴。江湖黑帮吃讲茶。P138

0
《帝国的惆怅》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