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头 8.3分
读书笔记 第252页
[已注销]
p7 抵押贷款债券不是单一有明确固定条款的巨额贷款。押债券是一种对来自数千个单独的住房抵贷款组成的池子里的现金流追索权。 他们利用巨大的住房贷款池,将住房所有人的还款分割成几块,称之为“部分”。第一个部分的买家面临着抵押贷款提前还款的第一波冲击。 p26 早在2004年年初,只要观察一下数据,你就能清楚看到贷款标准的下降。按照巴里的观点,标准不止下降,而且已经触底。这个“底”甚至还有个名称:只付利息的副摊销可调利率次级抵押贷款。作为住房的购买者,你实际上获得了根本不用还款,而且可以将你欠银行的全部利息转变成更大的本金余额的权利。 p28 信用违期掉约产品不太容易理解,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掉约产品。它是一份保单,主要针对企业债券,每半年付一次保费,条款固定。比如说,你可以每年支付20万美元,购买一亿美元的通用电气债券的10年期信用违期掉约产品。你可能亏损的最大金额是200万美元:每年20万美元,连续10年。如果通用电气在今后10年内在债务偿还上出违约情况,导致债券所有人颗粒无收的话,你能够获得的最大金额是1亿美元。这是一个零和对赌:如果你拿到1亿美元,卖给你信用违期掉约产品的那个家伙就会损失1亿美元。这也是一个非对称的赌博。 p48 从投资银行的观点来看,所有的次级抵押债券都是一样的。保险的价格不是由独立的分析来决定的,而是由穆迪或标准普尔对债券所作的评级来决定。如果他想为被认为没有风险的3A级债券购买保险,他需要支付20个基点(0.2%)。对最不安全的3B级债券,他需要支付200个基点(2%)。3B级债券,也就是如果作为支撑的抵押贷款池遭遇7%的亏损其价值就可能为0的那些债券,就是巴里所追求的。 他可以通过分析找出更多可以确定的东西来。任何看过这些说明书的人都会发现,在一只3B级债券与其他债券之间存在着很多致命的差异。比如,他们的支持性抵押贷款池中所包含的只付利息贷款的百分比。 p57 债券市场主要由大型机构投资者组成,没有类似有数百万散户组成的股票市场的政治压力。虽然债券市场的交易规模让股票市场相形见绌,但它却逃过了严格的监管。债券交易员可以利用内部消息,无须担心被抓。债券专家可以构想出任何复杂的债券,不用担心政府的监管——这也是如此众多的债券衍生品被开发出来的原因。 p63 与巴里对赌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的另一方是3A评级的保险公司AIG——美国国际集团,或者说,是美国国际集团的一个部门,金融产品部。 p68 回溯到20世纪80年代,抵押贷款债券最初宣称的目的是重新分配与住房抵押贷款相关的风险,从而吸引债券市场投资者支付大部分住房抵押贷款。住房拥有者承担的利率将因此下调。简单的说,创新的目的是为了使金融市场更为有效。现在同样的创新精神被用于相反的方向:通过把风险复杂化来掩盖风险。 p86 按照泽尔曼的说法,衡量住房价格是否正常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住房价格的中位数与收入之比。在美国,从历史上看,这个比值大约为3:1;到2004年末,这个比值在全美范围内提高到4:1。在洛杉矶是10:1。在迈阿密是8.5:1。 p89-91 穆迪和标准普尔用于评估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的模型存在着缺陷。他们实际上没有对单笔住房贷款进行评估,或者最多只是瞟上一眼。他们的模型能评估的,只是贷款池的一般性特点。 FICO评分是20世纪50年代由费埃哲公司发明的,用于测算借款人的信用值。FICO评分很简单,还有可能做手脚。例如,信用历史很短,没有借过几次前的“薄纸FICO评分”通常很高。穆迪和标准普尔要求贷款包装者提供的不是所有借款人的FICO评分,而是该贷款池的平均FICO评分。 评级机构的每一次白痴或者疏忽行为,都会让某些聪明的华尔街抵押贷款债券包装者发现自己在市场占尽优势:垃圾贷款池要比不太垃圾的贷款池更便宜。杠铃形状(FICO评分呈杠铃状)的贷款池与其中FICO评分相近的贷款池相比是一个好买卖。 p106-112 华尔街所使用的为价值上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定价的模型,想当然的把世界看成是一个有序、连续的过程。但是世界并不是连续的,它时断时续的发生变化,而且这些变化通常是偶然的。 金融期权常常被错误的定价。在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股价可能不是应该很高,就是应该一文不值。期权的行权期越长,由BS模型定价的结果就越愚蠢,因此不采用这一模型的人的机会越大。 p132 赵文告诉艾斯曼,他非常愿意持有500亿美元的垃圾担保债务权证产品,因为他主要靠体量获得报酬。他告诉艾斯曼,他主要担心美国经济会走强,从而阻碍对冲基金对次级抵押贷款市场投下更大的赌注。艾斯曼听着,很难理解在他对赌的另一方的投资人居然在一定程度上怀有跟他同样的期待,以及保险公司和退休基金怎么会把钱交给赵文。答案只有一个:3A评级给了所有人一个忽略风险的借口。 p143-144 整个行业都在评级机构的背上,但是评级机构的工作人员均不属于这个行业。 艾斯曼意识到,“我所担心的所有事情,评级机构都漠不关心。” p186 为了冲抵运营成本,许布勒决定售出一些针对3A级次级担保债务权证的信用违期掉约产品,以回收一些保险费。 在2006年9月和2007年1月间,摩根斯坦利地位最高的债券交易员,出于实际的目的,购买了160亿美元3A级担保债务权证产品,这些产品完全由3B级抵押贷款债券组成,只要基础次级贷款池出现8%的亏损,这些产品将一文不值。事实上,许布勒赌的是,某些3B级债券会出现问题,但是不会是全部。他对市场保持机警,但是还不够机警。 p193 许布勒留下的债务,按照向摩根斯坦利董事会报告的数字,大概是90亿,美元。这是华尔街历史上的最大单一交易亏损。 p211 次级抵押贷款市场至少经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第一个阶段,主要是美国国际集团承担了大部分市场崩溃的风险,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2005年底。 从2005年底到2007年中,华尔街公司推出了2000亿至4000亿美元的次级债支撑的担保债务权证产品。 p232 赌桌两方的重要人物在离场的时候都拿着大把的钱。空头方的斯蒂夫·艾斯曼和迈克尔·巴里以及康沃尔资本管理公司几个年轻人,都为自己赚了数千万美元。格雷格·李普曼在2007年分到了4700万美元。赵文的担保债务权证管理业务破产了,但是,他离开的时候也拿着数千万美元。他亏损了数十亿美元别人的钱。豪伊·许布勒亏损掉的钱是华尔街历史上所有单个交易员中最多的,然而他居然可以留下他之前赚来的数千万美元。每个华尔街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在赌局中站错了方向。他们中的所有人,要么是导致一家公司破产,要么就是被美国政府从破产中捞了出来,没有一个例外。他们也都非常的富有。 如果他们不需要作出聪明的决策——如果他们作出愚蠢的决策也能很富有,那么人们作出聪明的决策的概率会有多大?华尔街的激励机制完全是错误的。 华尔街成为一个黑箱。那些为风险承担者提供资金的股票持有人并不真正理解风险承担者在做什么,而且,随着承担风险的过程变得前所未有的复杂,他们的理解就消失殆尽了。 p236-238 到2009年初,与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有关的风险和亏损,从华尔街公司转移给了美国的纳税人。 从艾斯曼的观点来看,美国政府不愿意让银行破产,与其说是一种解决方案,不如说是对一种深层次功能失调的金融体系的姑息。 将华尔街合伙制企业转变成上市公司的另一个后果:把他们变成了投机的目标,将金融风险转嫁给了股票持有人。当华尔街投资银行搞得过于糟糕,它的风险成了美国政府的问题。“自由放任,一直到你陷得足够深为止”。
引自第252页
0
《大空头》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