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宿命 7.9分
读书笔记 《民主驳议》
叶丹枫寒

彻底的反民主反道德主义者,个人主义的拥护者,难怪既备受别人唾骂,又被赞为“异人也,畸人也,不世出之非常人也”。开篇便破口大骂自五四以来便已深入人心的民主思潮,将民主贬的一文不值,“考中国近百年历史,一切罪恶,莫一而非籍民主之名”。起初看到这里颇不适应,毕竟从小便被民主思想所教育,也受到了它的一些恩惠,第一时间便想将作者等同于炒作之辈。但后来继续读了几章,便开始渐渐理解了一些。 民主在智不在民 “民主既已多数之意志为衡准,则必戕灭少数先知先觉者之意志,此则社会最不正义之表征也。”在徐晋如看来,绝对的民主将会造成社会全面的平庸,“夫有志者、情感充沛者究是社会之极少数,倘以泰半之意志为社会正义之旨归,则社会必皆趋信平庸,而最可宝贵之精神力量,却遭完全之戕灭,此非民主之弊而何!”诚如是,若以少数服从多数者来算,则真正先知先觉者必将埋没于芸芸众生之中,“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则也应成立。但事实并非如此,一城罗马士兵比不过一个阿基米德,一国蜀将则离不开一个诸葛亮,“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自由”和“民主”完全是两码事,“自由者,人世最宝贵之理想价值及社会生活中至高无上之法律也”,民主则单纯的政治制度、政治手段而已。“一国之中,平庸之人居大多数,而中上者居少数,今既人投一票,而中上者或因事事冗,不克投票,或明知其意见之寡不敌众,不欲投票;于是平庸之政治主张充塞社会,而一乡之愿人,得因风云际会,一跃而执政治之牛耳矣。”一人一票故显平等,但仍具危害性,这种危害性多体现在思想文化方面,进而影响到人的价值思维,迫使真正的真知灼见不易为人所知,这也是作者所鄙夷的“乡愿”所在。不具超卓见识者反而更受人拥护,有识之人更受偏见、边缘化,难怪作者要三复斯言“众所周知,民主亦嗜于奴隶制、帝国主义、征服战争、宗教的不宽容、暴政、普遍的无知。”正像余秋雨在九十年代凭借一本《文化苦旅》竟一跃成为中国真正的作家、学者、文人那样,不可谓不是一种笑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一瓶子水不响,半瓶子乱晃。网络的发展已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各种言论充斥其间,很难让人明白孰是孰非。“网络在技术上的优势和它的政治广场式的文化特征使得普遍民主的成本空前降低,每一个平庸的人都可以亲身感受网络所带来的普遍民主。”初时网络盛行的世界毫无规矩可言,每个人无论谈些什么顶多禁言而已,很少会受到法律制裁。正因如此,网络上鱼龙混杂,既看得惯韩少搞文艺,也容得下方舟子耍流氓。 不知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话当如何句读,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还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亦或是“民可使,由之,民不可,知之”。仅从这一点来看,便已显得知识界关系颇为复杂,更遑论大众生活呢?若按作者意思来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当理解为人民让他们去做事情就可以了,没必要让他们知道这是在做什么。由此可见作者对于庸俗民众的鄙夷了。 “在网络世界里,由于取消了遴选程序,每个人都可以随意发言,它自然就鼓励人们诉诸一时的情绪,却不是通过理性的判断。”或许,用“群情激奋”可以概括这一点吧。记得当初看过很多小说里也提到过这一点,庸俗的民众很容易成为少数权谋家的棋子,经过小小的煽动便会揭竿而起,以为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斗,孰不知奋斗之后不过是换了另一个统治者而已。不过这又如何呢?他们已经在暴乱中得到了宣泄,宣泄过后心灵的空缺又可以继续承受下一阶段的压抑,原因是他们已在过程中的到了满足。无怪乎会出现很多不理智的“爱国主义”,这也是作者曾经辱骂过的“民族主义”,“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的结果只能是暴乱,而非和平自由。不知每次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的示威游行的行动中有几位知识分子,有几位具真知灼见者?也不知为什么游行示威为何都最终变成打砸抢烧,比之强盗还不如?更不知抢烧之后,又有几个真正不买日货,不看日剧、AV者?不理智的亢奋,庸俗的见解最终都会导致暴民的狂欢,包藏祸心者的工具而已。 当然,这只是本人对前面几章的摘录与理解,并不代表都可以接受。在我看来,徐晋如先生确实有真知灼见,而且很多东西他看的很透彻,但对于我而言,他的这种发自灵魂的叹息让我望而却步。我可能只会在一定程度上支持、理解,但不能做到这一点。毕竟徐晋如有一个就行了,多了倒让人恐惧,或许,这一点上,他注定是孤独的。天生的悲天悯人者,天生的悲观主义者,不知道这样形容他合不合适。 对于民主的问题,他的观点多集中在制度与思想上,民主的普及不利于思想的深刻,也不利于真正超凡之人的生存。但是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会从短短的十几年至多八十年的时间里摒弃了以前的独裁专制,而转求民主政治呢?可能是因为“民主”“自由”经常被绑在一起讲,“民主”的弊端被“自由”的光辉所掩盖了,也可能是因为相较于专制“民主不是最坏的选择”。当然,作者一直提倡贵族精神而非贵族制度,他认为贵族精神始终是谦卑高洁至善至美的,而民主带来的思想的庸俗对于贵族精神而言是一种羞辱。但是,相对于被压抑了几千年的寻常百姓而言,突然有人对他们说可以“自由”“民主”了,这未尝不是一种蛊惑,但相较于他们也不失为一种高贵。或许,若干年以后,当人们发现“民主”不再适合他们的时候,他们会自然而然的继续抛弃它,转而信奉另一种思想,时间可能会很漫长,但总算是在前进着。 而且这个世界是整个人类的世界,大多数的满足才会使得这个世界和平安定,阿基米德固然比一城罗马兵重要,但他却打不过任何一个士兵。在这样看来,“民主”能够使人安定下来也不失为是一种较好的选择。 作者曾经说过他崇尚两个时期,一个是春秋战国,一个是清末民初,这两个时代都是思想解放的大时代,任何一位思想家拿出来都比之现在强上千百倍。但这两个时代也是百姓最痛苦的时代,生命的生与死只是朝夕之间,不知道这种时代于国于家较之于思想文化孰轻孰重?而且在我看来这种时代可以有,但不能过于频繁,生于动乱时代是知识者的幸运,生于和平时代则是大多数庸俗者的祈愿。 而且对于本人来说,素无大志,但求一安闲而已,于己于人有利可矣。或许会遭人嗤笑,但于个人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自我满足。意义从来都是人定的,每个人都有适应生活的方式,很多人甘愿庸俗,而非不努力。 高识者注定孤独,作为庸俗者的我只能理解一部分其中的悲凉,却无法触及其中的深沉。不知这是我的不堪还是我的幸运呢?或许,我能够做到的仅是在他振臂一呼是的那一声响应吧!

0
《高贵的宿命》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