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查的禪修世界-戒(第一部) Food for the Heart: The Collected Teachings of Ajahn Chah 8.6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xiulizhuang

以下是笔记,来自 “阿姜查的禪修世界”的三本书-戒、定、慧。

真正的修行,发生在心遇到感官对象时,感官接触的地方才是修行的所在。 当欢乐与痛苦生起时,如何运用佛法而从中解脱呢?这才是修行的要点。 当以智慧洞察迷妄时,留存的就是平静。 一切善、恶、福、祸都存在于行为、言语与思想里。这是你必须观察的地方 你如何让心清明呢?只要觉知它即可。 只要发觉苦,就深入观察它,深入观察当下,观察自己的心与身。当苦生起时,问你自己:什么有苦?」立即观察。当乐生起时:「乐生起的因是什么?」每当这些事出现时都要警觉,乐与苦都是由执取生起。 会经常保持警觉, 如此地警觉,无论任何情况都能用功。 训练心也必须如此,你必须知道自己,并知道如何自我训练,若不知如何训练心,只寄望别人来为你训练,结果必定会陷入麻烦之中。 (精进不懈就能择法) 不要放逸,要清醒、警觉。在行脚托钵时会生起各种感觉,那些都是善法。当返回寺院进食时,也有许多善法可供观察。若你一直精进不懈,这些事物都会成为思惟的对象,智慧将会生起,你也,这称为「择法」(15),它是七觉支(16)之一。若我们有正念,就不会轻忽它,且还会将会见到「法」进一步探究法义。 要不断警觉、学习,看见一棵树或一只动物,都可能是个学习机会。将一切都引进心里,在自己的心中清楚地观察。当一些感受在内心造成冲击时,应该清楚地见证它。 所有的感受都被导引入内,并转为正见。见色、闻声、嗅香、尝味——心将它们都导引入内,那些感受将得以生出智慧来。 一有疑惑,当下立即修行,当智慧生起时,事情便开始改变。 很难描述所发生的改变,心持续改变直到不再疑惑为止。 我深思「智者自知」(16)的教导,觉悟必须透过直接体验才会生起。 若真的了解修行,那么阅读或研究都是禅修的另一面。但若忘记自己,则研究只会带来更多谈话与无益的活动。 别抛弃你们的基本修行:少吃、少锐、少睡:自制与镇定;保持出离心:规律地行禅与坐禅:在适当的时间定期聚合。 持做更多的「舍离」与「长养」。这就是我所谓的「研究」——若被困在某件事上,认知自己受困,觉知自己的处境,然后努力改正。 (修行就是直接观察心) 在修行中,我们只是直接观察心。每当修行开始松懈时就注意它,并让它更坚定,但没多久,它再次松懈,心便是以这种方式牵制我们。有正念的人会稳定而持续地重建自己,一再把自己拉回来——训练、修行与增长。 佛陀就是个通达世间法的人——丰富的世间知识,才有伟大的影响力与领导力。他藉由转化世间的智慧而生起洞见,获得出世间的智慧,而成为圣者。因此,若我们依教奉行,向内观照,将达到一个全新层次的了解。当眼见色时,色不存在;耳闻声音,声不存在;鼻嗅香时, 香不存在。 -------- 禅修是种开发内心的方法,以使心成为智慧生起的基础。其中,呼吸是身体的基础,观察呼吸的修行方式称为「安那般那念」(anapanasati),或「入出息念」。 当我们坐禅时是交脚盘坐:右脚放在左脚上,右手放在左手上。保持背部挺直,然后对自己说:「现在,我要放下一切的负担与挂碍。」你不想受到任何事的干扰,暂时放下一切挂碍。 在此我们入定,然后当心充分安定时,就出来看外在的活动4。以定心去看外在的活动,将能产生智慧。 我们修行的方式包括:仔细观察事物,并弄清楚它们。我们坚持不懈,不匆忙慌张,也不太缓慢,而是逐步摸索,拼凑出事情的全貌来。 修行就在我们这个身体。修行不在于我们读了什么书,也不在于我们记得了什么道理,而在于我们能够观察。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是如何为外界所引动,我们的心又是如何因这些引动而起了喜恶 的反应,阿姜查要我们去仔细观察这一连串的变化是如何运作的。 阿姜查不断地重复强调:修行的道场就是我们的身心,在我们的六根里、在我们接触外境中去观照。我们必须在眼、耳、鼻、舌、身接触外境的当下,去仔细觉察,心如何被这些外境对象引发出不同的反应,而这些反应又如何构成我们一连串的行为,以及一连串的喜恶 分别的制约反应。 当观是「正确的」时,就没有「对」与「错」「好」与「坏」的分别,连类似的东西都没有。
引自第1页
0
《阿姜查的禪修世界-戒(第一部) Food for the Heart: The Collected Teachings of Ajahn Chah 》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