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契诺之歌 8.8分
读书笔记 第115页
空中飛人吳小暖
自從轟轟烈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近十年,我在日常生活中,斷絕了與人親密、持續的交往。雖然我仍有男性和女性朋友,但那僅止於慶典聚會上的社交,而非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偶爾,他們會來拜訪我,我也會去看看他們,但我早已戒除了和人類持續共同生活的習慣。我獨居,因而東西漸漸取代了人類,和我建立了日常的小生活圈。伴我散步的拐杖、用來喝牛奶的杯子、桌上的花瓶、盛水果的碗、煙灰缸、綠燈罩的立燈、銅製的印度小神像、牆上的畫,以及最重要的,斗室牆邊那些堆積如山的書,它們伴我沈睡,蘇醒,吃飯,工作,無論是美好或醜陋的一天,它們都陪伴著我,對我而言,它們是值得信任的面孔,提供我家和故鄉的錯覺。此外,還有許多東西同樣也帶給我信賴感。我喜歡它們的觸感與外表,以及它們默默的付出;我無法捨棄這些沈默不語的東西,當它們離我而去時,例如打破舊碗,跌碎花瓶或遺失了便攜式小刀,對我而言都是一種失去,我不得不向它們道別,同時閉上眼睛思念它們好一會兒,並為它們寫下悼念的文字。
0
《堤契诺之歌》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