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8.7分
读书笔记 第八卷
whiterabbit

在经过了漫长的贯穿五六七这三卷的对话,接下来苏格拉底和格劳孔终于回到了第四卷末尾时的问题:到底有哪四种政制,以及对应的四种人物 。当我们对四种政制和什么是最善的人和最恶的人时,我们就可以确定最善的人是不是最幸福的,最恶的人是不是最痛苦的,或者相反。 苏格拉底说:这四种政制分别是,斯巴达式的荣誉政制,寡头政制,民主政治,僭主(又译为暴君)政制。政治制度是从城邦公民的习惯中产生出来的,这些习惯对应了人的心灵。 贵族政治(好人政制)是最好的制度,他们对应的就是善者和正义者。 1)先说荣誉政制, 它是怎么从贵族政治中产生的呢?贵族政治中的统治者尽管是经过严格挑选出来的,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统治者也会出错,比如在不适合的时节生了孩子,那么这些子女就不会是最优秀的,原本是铁和铜,却被当成金和银,就会不和谐不一致,从而引发仇恨和冲突。统治者内部两种集团将采取不同的方向:铜铁集团趋向私利,金银集团趋向美德和传统秩序;他们互相斗争,取得妥协。于是分配土地,据为私有(好像马克思论私有制的发生啊,按照马克思的说法,私有制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而产生的,它并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会是永远存在的)。铜铁集团仿佛寡头政制,而金银集团仿佛贵族政治。荣誉政制就是这样的一个融合和妥协的政体。一方面,这种政制尊重统治者,完全不让战士从事农业劳动,统治者也要从事体育锻炼和战争;另一方面,不是最有智慧的人统治国家,而是选择单纯和勇敢的人。统治者们一方面爱好财富,这点很像寡头制度下的统治者;另一方面又不能公开捞钱。他们轻视音乐而重视体育,受的教育是强制教育而非说服教育。他们秘密的寻欢作乐,逃避法律的监督。 与这种荣誉政制对应的人呢?他们有着怎样的性格?他们是自信的但缺乏文化;可能喜欢文化,但绝不会擅长。对待奴隶是严厉的,而非保持优越感。爱锻炼身体爱打猎。爱荣誉,并非靠能说会道而是靠自己的战功。年轻时可能并不爱财,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天性开始接触爱才之心,没有掺和着音乐的理性的保护,就会越来越爱财了。这种性格是如何产生的呢?在政局混乱的城邦里,有个年轻人,他的父亲是善的,但却被人说成孬种,其实只是因为他并不care这些常人关注的东西。年轻人经常听人抱怨自己的父亲不争气,但又被父亲的品德熏陶,受到两方面的影响,因而他的性格也是两面的融合。 2)接下来说寡头政制: 是一种根据财产多少来决定权力的制度。政治权力在富人手里,不在穷人手里。 那么寡头政制是如何从荣誉政制里产生的呢?私人手里的财产,能破坏荣誉政制。他们想方设法违法乱纪,然后互相模仿,发了财的人想要更多的钱,越来越瞧得起钱财,瞧不起美德。最后整个国家都尊重钱财忽视美德(正是我们国家现在发生的呢)。终于,爱荣誉的人变成了爱钱财的人,定下一项法律,规定只有达到一个threshold,才能当选。这种制度有什么特点呢?首先,表明制度本质的标准有问题。船长应该是航海技术最高的人。其次,这个国家必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分成富人和穷人两个国家(贫富差距嘛),而这互相黑对方。这种国家无法进行战争,因为要战争,富人就要武装穷人,而这恰恰是富人最害怕的。这种制度还允许一个人出卖自己的全部产业,从而成为一个穷人或依附者,不作为 这个国家的任何组成部分(这就是无产阶级吧,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只有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当一个人花费自己的财富时,他只是一个消费者,而实际上并没有履行统治者的义务。他们就像雄蜂一样,成为蜂巢的祸害。小偷盗贼就是有刺的雄蜂,乞丐就是那没刺的雄蜂。 与这种寡头政制对应的人呢?他们是怎么产生的呢?他们有什么性格呢?爱好荣誉的统治者的儿子,起初效法他的父亲,后来他的父亲在政治上触了礁,人财两空,所以这个儿子就会变得胆小,荣誉心发生动摇,而爱财之心占了上风,进而把爱财奉为神圣的教条。理性和激情折节为奴,理性只被允许计算如何赚钱,激情只被允许赞美财富。 他的第一个特征就是爱财;第二个特征就是节俭和勤劳(这就是中国人那);他不在意文化,不注意荣誉。由于缺乏教养,他们雄蜂的欲念让他们有的像乞丐,有的像强盗;但同时他们又自我控制,压制这些欲望。在交易往来和签订契约方面,他们是有诚实的名声的,但这不是因为道德,而是因为强迫和恐吓,要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而不得不行的谨小慎微。 3)平民政制。 平民政制是如何从寡头政制产生的呢?统治者爱财,不会用法律禁止年轻人挥霍浪费。这些人一方面不能自制,浪费金钱,一方面又崇拜金钱。穷人越穷,富人越富,二者互相仇恨。穷人会认为,那些懒散的奢侈的富人不配拥有这些财富,我们如果胆子大一点,就可以夺走他们的财富。一个不健康的身体,只要有一点疾病,就会病入膏肓。这两党会从外国引进盟友,内战爆发。即使没有外人插手,也会有党争,如果贫民得到胜利,就会把那些富人杀死,其余的公职则通过抽签或竞选在公民中分配。 这种制度的性质怎样?这种制度下人民如何生活?首先,他们看起来很自由,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每个人都被允许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城邦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极其丰富多彩。就像女人小孩只要一见到色彩鲜艳的东西就觉得美,真是这样吗?(这个比喻实在是太棒了,真正的美在于和谐,在于各种色彩合理搭配,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上,而绝非乱糟糟的泼油彩)。在这里,如果你有资格掌权,也可以不去掌权;如果你不愿意服从命令,也可以不服从。一句话,不必负一定的责任。这种制度把平等给予一切人,不管他们是不是平等(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给品德低劣的人以平等,那何以奖励那些品德高尚的人?老柏对于平等是深恶痛疾啊,但我想他说的平等与罗尔斯讲的公正是不同的。)。 其次,这种制度是宽容的,它对那些我们之前说过的那些建国的庄严原则是蔑视的(就像现在,犬儒了)。民主制度以轻薄浮躁的态度践踏这些理想,完全不管一个人是干什么的,品德如何,只要他当选前声称自己是为了人民,就能得到尊敬和荣誉。 与平民政制相应的人物性格是什么样的呢?首先,这种人是怎么起源的呢?吝啬的寡头政治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培养自己的儿子,这个年轻人竭力控制自己的欲望,控制那些必须花钱而不能赚钱的所谓不必要的快乐。什么是必要的欲望?什么是不必要的欲望?有些欲望是不可避免的,还有些欲望满足了对我们是有益的,我们说他是必要的,比如吃饭。有些欲望如果我们从小注意是可以戒除的,而且对我们没什么好处,我们说他是不必要的,比如色欲(其实如果从生物角度来看,传宗接代也许才是人真正的目的,而非那个绝对的善的理念,当然如果那样老柏就已经成唯物主义者了)。但是一旦这个年轻人初次尝到了作为雄蜂的甜头,就会为所欲为寻欢作乐(人毕竟是有欲望的,从小受提倡的那种节俭的美德碰到欲望,那是错弱不堪的,因为他没有那绝对的善的理念来指导他,也就是说没有一个理想,一个信仰,这也是有些人为什么认为只有信仰上帝才能拯救人类的原罪,人的欲望就是原罪啊,还得回头看看圣经去)。一个党派得到同情与自己的国外盟友支持,变革于是发生;年轻人的心灵得到外界的欲望支持,便会发生心灵的变革。这些欲望占领了年轻人的心灵,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没有理想,没有学问,没有事业心,难怪欲望轻而易举的就取得了胜利。于是虚假的狂妄的理论乘虚而入。他们从此把节俭说成是不见世面,把自制说成是胆小怯懦,把助人为乐说成是笨蛋傻瓜。取而代替美德的是成傲慢为有礼,放纵为自由,奢侈为慷慨,无耻为勇敢。(这段对民主的批判实在是太精彩了)他会平均分配时间在不同快乐上,她会说一切快乐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些高贵的好的欲望值得鼓励和满足。其实他只是沉迷于低级趣味,而他却盲目的认为自己获得了自由。 4)僭主政治 僭主政制是如何从民主政制建立起来的呢?寡头政制认为他赖以建立的基础是财富,因而它失败的原因是贪求财富;民主政制认为他赖以建立的基础是自由,因而它失败的原因是追求自由,而不顾一切。一个民主城邦,他们整日烂醉如泥,如有一个正派的领导人稍加约束,他们就指控这个领导人为寡头分子,要求惩办他。结果凡是当权的像老百姓,而老百姓像当权的。统治者只知讨好老百姓。连畜生也比其他城邦要自由(哈哈,这不就是我们的动物保护者吗?当然了,这个问题很复杂)。物极必反,极端的自由其结果只能是极端的奴役。 我们可以把民主国家划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政治家,他们演说,办事,掌握权力;第二部分,是靠有秩序和节俭的天性起家的富人;第三部分,平民,他们自食其力,不参与政治活动,没有多少财产。他们会想要劫富济贫。富人也会发言,保护自己的利益,却被平民诬告为寡头派。(老柏真是厌恶平民啊,呵呵)。平民中会有一个人出头,来保护平民。这就是僭主政制的起源。人民领袖控制着轻信的民众,不可抑制的使人留血,最后自己或被敌人杀掉,或者成为僭主(罗伯斯皮尔是也,太祖是也)。人民从此害怕他,而他为了保护自己,就建立了卫队。一个从前的保卫者如今却成了被保护者。开始他对任何人笑容满面,一旦掌握了绝对的权利,就开始奴役人民。那些勇敢的人,智慧的人,富有的人,会被杀掉。就像医生清楚好的器官,却留下了肿瘤。 与之对应的人物是怎样的呢?他们又是如何从民主式人物发展来的? 首先讨论一下欲望问题。在非必要的欲望之中,有些是非法的,但它们通常受到法律和理性的控制,而只在睡梦中才出现(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如果一个人身心健康,那么即使在睡梦中,他的激情和欲望这两部分都会沉静下来 ,而理性则被唤醒,他在梦中也不会有非法的欲望。 民主式人物是从寡头式人物培养出来的。他们的父辈压制自己的不必要的欲望,而民主式人物因为之前说过的种种原因则渐渐的获得了这些不必要的欲望,但是同时他们也受到他们父辈的影响,所以这些欲望只会在梦中出现,在清醒的时候则被大部分压制。所以他过着一种既不奢侈也不吝啬的生活。 民主式人物也会有儿子。他们会被拉向完全的非法,激情被扶植起来作为主宰,保护奢侈的欲望,美德则被彻底消灭。即使是醒着的时候也会做各种非法的事情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像醉汉和深陷爱情中的人们(在老柏严重,爱情也要在理性的控制下,所谓柏拉图式爱情)。如果这种人在社会中是少数,那么他们只能做有限的一些小恶。可大恶则是僭主暴君,当这种人成为君主的时候。他们不是别人的主人,便是别人的奴仆,永远也体会不到自由和友谊的滋味。这就是不正义的代表啊。一言以蔽之,最恶的人就是醒着时能够干出睡梦中的那种事的人。 那么到底是僭主式人物幸福,还是正义的人幸福呢?我们不要只看僭主外表的威仪,还要曾经和僭主朝夕相处,亲眼目睹他的所作所为,以做出判断。 先看国家。一个僭主国家是受奴役的,虽然他也有主人和自由人,但是整体和最优秀的部分受到奴役。再看个人。僭主式人物的心灵充满大量奴役和不自由,他的最优秀的理性守着奴役,而最狂暴的激情和欲望则变成了暴君。这样的灵魂是受奴役的,永远是贫穷的和苦于不能满足的,充满了恐惧。这些僭主式任务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控制别人,竟要巴结起自己的奴隶,变成了奴隶的奴隶。

0
《理想国》的全部笔记 5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