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 8.4分
读书笔记 第60页
darkblue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哈贝马斯于上世纪60's 末提出这一著名论点。 他把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 一、(主要依靠)自然财富发展(的生产力) 二、 劳动力 三、 劳动工具 四、 科学技术 哈贝马斯认为在当代西方社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同时,随着国家干预活动的增加,它又日益承担着意识形态的职能。 国家干预活动增加→“公平交换”为核心的意识形态瓦解 (?)→补偿纲领(即把资产阶级的功绩意识形态也就是按劳付酬的意识形态同最低的福利保障联系起来,即同保障劳动岗位和保障稳定的收入联系起来。 在国家将补偿作为重要活动情况下,“政治就不是以实现实践的目的为向导,而是以解决技术问题为向导。”由于技术问题的解决不依赖于公众的讨论,所以国家干预主义政策要求的,就是广大居民的非政治化。 而人们接收这种非政治化的原因就是技术与科学也具有了意识形态的作用。(看到此处,有循环论证的嫌疑) 科学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使人们产生了这样的看法,即社会系统的发展似乎由科技进步的逻辑来决定;科技进步的内在规律性,似乎产生了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性,而服从于功能性需要的政治,则必须遵循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性。这种假象使得关于实践问题的民主的意志形成过程,被公众投票决定行政领导人的做法所代替,从而确立了技术官僚的统治。 哈贝马斯认为,科学技术作为一种新的合法性形式,已经成为一种以科学为偶像的新型意识形态,即技术统治的意识形态。这种新的意识形态,由于没有那种虚假的迷惑人的力量,所以和以往的意识形态相比,意识形态性较少。新的意识形态由于把政治问题变成技术问题,把相对于目的是合理的手段的选择作为关注的焦点,所以它把辩护的标准非政治化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合理化问题代替了人与人关系合理化的问题,实践和技术的差别消失了。然而,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也是用来阻挠人们议论社会基本问题的,因其隐蔽性,“比之旧的意识形态更难以抗拒,范围更为广泛,因为它在掩盖实践问题的同时,不仅为既定阶级的局部统治利益作辩解,并且站在另一个阶级一边,压制局部的解放的需求,而且损害人类要求解放的利益本身。”(how?) 哈贝马斯对生产力的解放作用产生了怀疑。生产力的提高取决于科技的进步,而科技的进步甚至具有使统治合法化的功能----以来,不再是解放的潜力,也不能引起解放运动了(存疑?) 在他看来,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目的,就是要把制度框架的被动适应转变成主动适应,并控制社会结构的变化。为此,他认为,在生产力不能提供解放潜力的情况下,制度框架层面上的合理化(或“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合理化”),“只有在以语言为中介的相互作用的媒介中,即只有通过消除对交往的限制才能实现。” “在政治的和重新从政治上建立的意志形成过程的一切层面的交往,才是合理化赖以实现的唯一手段。”

0
《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