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8.2分
读书笔记 一种双人游戏
竹叶 青

我觉得十三兄太委婉了=v =

  单身的人最悲情的举动是什么?是双手环绕,自己抱自己吗?是展开纸,写一封信给自己吗?还是握起拳头,像青涩少年般在虎口练习接吻?   这些都令人忧伤吧,无药可救的忧伤。   可是,你也许未想到,最揪心的动作,其实是挠痒。   你与她,一定玩过挠痒吧。戏谑,追跑,把她呵得直讨饶,到后来,轻轻一碰,她就大叫起来,让你很得意。后来,她反击了。后来,就抱在一起。   很奇妙,你看你看,她笑成台风天的风铃,好像一路的欢乐没法停歇,脸上却满是痛苦的样子,龇牙咧嘴像奇异的宠物。你不解这感受,非要亲身尝试,就好像当初在爱里头,分不清是痛还是欢愉。   痒是个有趣的现象,掌握了这门技巧,瞬间就可以把人制服,让人欢乐。就连小猫,你轻轻触碰它,也会欢快得不行。她也曾是你的小猫,你们轻易就给了对方欢乐。   可是后来你发现了,挠痒需要两个人啊,"被挠的人"和"挠痒的人"。你可以左手和右手下棋,练习左右互博,可是这个游戏,在离开她之后,你就再也玩不了。左手挠右手?对不起,毫无感觉,你永远无法把自己挠痒。试着在手心吹口气,飞快地掠进自己的腋下,没动静。有什么不对呢?这时你想起她,她吹的是仙气吧,轻轻一触,意动神迷。   为什么挠自己的感觉完全不同呢?就好像这是一份恋人牌欢乐,如果独自打开,效果就两样。你觉得这样的设定真令人陶醉。   可是,真相有点无趣。是因为身体能准确预测到自己的行为,它觉得,既然是自己的动作,就不用费尽心思作出大反应了吧,于是就降低大脑感受到的效果,它偷懒,独自一个人就不用搞得那么惊心动魄。   为什么人类要进化出这样一种能力?为恋人专用吗?倒不是。   因为皮肤总是在不断接受各种触觉刺激,所以,尽量过滤无关紧要的刺激,就变得尤为重要。来自自己的碰触通常没有危险,可是,如果是蜜蜂或蜘蛛爬过大腿引起的轻痒感却可能预警着一场袭击,身体做这样的处理,用来保证我们尽可能注意到外界的潜在危险。   然而现在,挠你痒的通常是很亲密的人,这恐怕不是进化能预料到的。嗯,是个美妙的意外,游戏开始了。   你想到,如果心意相通,会不会被挠痒时就越来越不觉得痒呢?最初是单独的两个人,后来慢慢变成好像一个人(应该会这样吧)。单身的人想到这样的有趣游戏,却没办法独自练习。
引自 一种双人游戏
1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的全部笔记 9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