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春天 8.6分
读书笔记 来回漫步于中国
气急败坏女疯子
你看我的右边,那儿的一条倾斜的街道上,不正是我始终在寻找的巴黎吗?你也许认识巴黎的每一条街,却不认识巴黎

正是沿着这条街,我度过了一天,并看见一个男人躺在人行道上。他手臂张开着仰面平躺在地上——好像他刚从十字架上被抬下来。没有一个人走近他,没有一个人,去看看他是死是活。他仰面平躺在地上,双臂张开,身子一动不动。当我走近这个人的时候,我让我自己放心:他没有死。他沉重的呼吸着,有一滴烟草汁正从他嘴上滴下来。在我还没来得及拐过去,就有一阵笑声灌进我的耳朵。突然之间,每家门口,每个商店门前都拥挤不堪。整条街在一眨眼的工夫中变得生气勃勃。男男女女们都双手叉腰,眼泪从脸颊上滚滚而下。我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他们都围在人行道上躺着的那个人周围。我无法理解这种突发性兴趣的理由,这种突如其来的欢闹。最后我挤了进去,又站在那个人的身体旁。他像以前一样仰面躺着。有一只狗俯身站在他旁边,狗尾巴高兴地摇来晃去。狗鼻子埋在那个人敞开的裤裆里。这就是每个人都在如此欢笑的原因。我也试着欢笑,可我不能。我变得很悲哀,极其悲哀,比我一生中的任何时候都悲哀。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支配了我。。。。。。 在爬上这条街的现在,我记起了所有这一切。事情就发生在路对面的肉店门前,就是有着红白相间遮阳篷的那一家。我穿过马路,在那潮湿的铺石路上,就在另一个男人躺过的地方,现在有一个双臂张开的男人的身体。我走近去好好看一眼他。是同一个人,只是现在他的裤裆是扣上的,而且已经死了。我弯下腰去真正确认之后,就站起身来走开了。我在拐角处停了片刻。我在等什么呢?我金鸡独立式的站着,指望再次听到那阵我记得如此清楚的笑声。鸦雀无声。看不见一个人影。除了我自己和那个躺在肉店门前的死人,街上荒无人烟。也许这只是一场梦。我看看路牌,想知道这是否是我所知道的街名,我的意思是说,一个如果我醒着我就会认出来的街名。我摸了摸身边的墙,撕下来一条贴在墙上的招贴画。我把小纸条在手里拿了一会儿,然后揉成一小团。我显然不是在做梦。我刚让自己放心,我是醒着的,立刻就有一种冷酷的恐惧感支配了我。如果我不是在做梦,那么我就是疯了。更糟糕的是,如果我们疯了,我就绝不能证明我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使我烦恼的问题不是我是在做梦还是醒着,而是这个人行道上的人,这个双臂张开的人是不是我自己。
0
《黑色的春天》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