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全三册) 8.3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四平

因为他知道,杀人和喝酒这种事,你看样子是一定看不出来的。 有时受罪就是享福,享福就是受罪,究竟是享福还是受罪,恐怕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女人若要跟你讲歪理的时候,你就算有话说,也是闭着嘴的好。 他骄傲、任性,有时冲动得像是个孩子,有时却又深沉得像是条狐狸。 我虽然不是君子,却也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 也许就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不愿意乘你害怕的时候欺负你,何况,这种情况本是我造成的。 女人在活不下去的时候,通常都一定会想去找个男人。 美丽的女人,岂非总是常常能得到她们所要的东西。 爱情本就是突发的,只有友情才会因累积而深厚。 这些东西来得并不容易,他也曾花过代价。 他很了解它们所代表的是什么东西——好的酒,华丽的衣服,干净舒服的床,温柔美丽的女人,和男人们的羡慕尊敬。 这些正都是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不可缺少的。 因为他知道他已得到更好的。 因为世上所有的财富,也不能填满他心里的寂寞空虚。 而现在他却已不再寂寞空虚。 猫抓到一只老鼠时,通常都会给老鼠一两次机会逃走的,因为它知道这老鼠一定逃不了。 你若出卖过你的朋友一次,以后就绝不会放过他,因为你已无颜再见他。(《长生剑 七种武器》) 但他总算已不再欠别人的。 对他来说,这就已足够! 沉静并不是寂寞,因为现在已有人跟他一起分享这沉静。 他们也会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但彼此间却从来不是朋友,因为友情可以软化人心,他们的心却要硬,越硬越好。 酒是种壳子,就像是蜗牛背上的壳子,可以让你逃避进去。 那么就算有别人要一脚踩下来,你也看不见了。 你们这些没有根的浪子们,有谁能了解你们的情感,谁能知道你们的痛苦? 除了偶然自爱窑子里痛醉一场,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发泄? 幸好你们想笑的时候还能笑,想哭的时候还能哭。 所以你们还活着。 是人在杀人,不是剑,也不是枪。 我虽然不喜欢一个人往陷进里跳,但若有朋友陪着,随便网哪里跳都没有关系了。 你手上只要沾着一点血腥,这一生就永远要在血腥中打滚。 无论是多与少的错误,都可能会是致命的错误。 你夺去一个人的生命,有时反而比夺去他的希望仁慈些。 要活得有价值固然困难,要死得有价值更不容易。 不再孤独——只有曾经真正孤独的人,才知道这是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有些事是永远不会生锈的,有些回忆也一样。 因为他不能死,所以他怕死。 怕死并不是件可耻的事,绝不是! 你若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有双双这么一个爱你的女人需要你照顾,你也会怕死的。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无论什么样的灾祸和不幸,都应该两个人一起承担的。 无心犯的错,有时往往比有心犯的错更可怕。 人生中有些事,无论你愿做也好,不愿做也好,都是你非做不可的。(《孔雀翎 七种武器》) 江南的春色若有十分,那么至少有七分是在杭州。 杭州的春色若有十分,那么至少有七分是在西湖。 一个骑士跳下马, 痴痴望着她的脚; 有个骑士胆较大, 居然亲亲她的罪。 第三个玩的把戏, 怎好记在歌词里。 世上有很多人都游过西湖,又有几人在湖下面逛过呢! 人只要还活着,就能笑得出,只要还能笑得出,就应该多笑笑。 我天天吃鱼,偶然被鱼吃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温柔可爱的女人的怀抱里,岂非本就是男人的天堂?(《碧玉刀》) 恐惧本就会令人变得多疑,多疑就难免会发生致命的错误。 只要还有命可拼,又有何不好? 要杀人的人,总是会先提防着被人杀的…… 要吃猪肉,也并不一定要到猪窝去。 因为我已把我的人都卖给了你,还谢你干什么? 一个人若有很深的心机,很大的阴谋,就绝不会做错事。 友情岂非本就是因了解而产生的? 百战英雄迟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 睡眠也像是女人一样,你越想要她的时候,她往往反而离得你越远。 这世上真的有这种女人,站着的时候虽然端庄文雅,可是一躺下去就变了。 因为我的心肠并不太硬,因为你对我实在不错,我只怕我自己会改变了主意。 你是个非凡的对手,我要对付你,就得用非凡的手段,也得付出非凡的代价。 已经毁灭了的一切,是不是能因报复而重生? 世上有了人类时,就有了爱。 有了爱,就有了仇恨。 这个问题远古时酒存在,而且还要永远存在下去,直到人类被毁灭为止。(《多情环 七种武器》) 马不懂欣赏牡丹,牡丹也不会欣赏马,但它们却同样是值得人们欣赏的。 她虽然了解男人,这个男人却是任何人也没法子了解的。 一个人能在江湖中像他混得那么久已经很不容易,要真的不怕死更不容易。 他一向认为笑是种最好的掩护,最能掩护一个人的痛苦和弱点。 改变了一个人一生命运的重大事件,往往都是在偶然间发生的。 一个人活着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如果你已经担起了一副担子,就不要随便放下去。 他虽然不能算好人,却是我的朋友,他一生中也该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我要用这柄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跟你相聚,生生世世都永远相聚在一起,永远不再离别。 如果没有枯叶,又怎么会有新叶再生? 就算你不愿让人别离,也一样有人会要你别离,你的人在江湖,根本就没有让你选择的余地。 他不想死。 可是到了不拼命也一样要死的时候,他也只有去拼了。 不探人隐私,不揭人之短,也不轻信人言。 有些人就像是蜘蛛一样,终日不停地在结网,等着别人来投入他的网,可是第一个被这面网困住的就是他自己。 有些人认为蜘蛛愚昧,蜘蛛自己很可能也知道,可是它不能不这么样做,因为这面网不但是它粮食的来源,也是它惟一的乐趣,不结网它就无法生存。 他的精、他的神、他的气、他的灵、他的魂,仿佛都已在一瞬间完全投入了他握住的这柄钩里。 离别是为了相聚,只要能相聚,无论多痛苦的离别都可以忍受。(《离别钩 七种武器》) 他真正被感动的时候,反而总是笑不出。 保镖的眼睛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顾客,一种是强盗,强盗永远该死,顾客永远是对的。 因为这年头只有做人难,无论做做牛做猪做狗,都比做人容易。 只要他想打架,对方的武功是强是弱,他根本完全不在乎。 既然非输不可,为什么不输得漂亮些? 女人是他的弱点,是他的嗜好,是他的娱乐,绝不是他的事业。 所以每个地方也几乎都是杏花村。 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只要这秘密不危害公益,谁也没有权逼他说出来。 自己觉得自己很了解女人的男人,若不是疯子,就一定是笨蛋。 一个男人若能在漂亮的女人面前,侮辱了另一个男人,总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总会认为那女人也会觉得他很了不起,甚至会看上他。 也许就因为这原因,所以女人们才会觉得大多数男人都很愚蠢可笑。 第一,假如我要去做一件事,我从来也不想别人报答;第二,我虽然是个强盗,却也有很多事不肯做的,就算砍下我脑袋来,我也绝不去做。 人世间本就没有永恒不变的事,更没有永恒的欢乐。 他若是能晕过去,也可以少受些痛苦——晕厥本就是人类自卫的本能之一。 痛苦和悲伤,就像是妻子的乳房一样,不是让别人看的。 一个人既有得意的时候,就一定也有倒霉的时候,无论什么人都一样。 小贼惟恐别人说他糊涂,所以总是要作出聪明的样子;大贼惟恐别人知道他聪明,所以总是喜欢装糊涂,而且总是装得很像。 一个人名字会叫错,外号总不会错的。 岳麟的嘴虽然稳,到底是比不上死人。 总要有几个人去做傻瓜,假如天下全是聪明人,这世界岂非很无趣? 有些人做事总喜欢兜圈子,明明是他要做的事,他却宁愿多花几倍的力气,让别人去替他做。 只因为他做的很多事都只有傻瓜才肯做,他不愿别人认为他也是个好心的傻瓜,却宁愿别人把他当个冷酷的人。 一个女人的性生活若是不能满足,往往就会用“吃”来作发泄。 人们为什么总是会在一些奇奇怪怪的情况中,想起一些不该的事? 他不敢,因为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一种别人永远无法解释的自卑,已在他心里打起了结,生下了根。 一个从来没有家的人,对朋友总是特别够义气。 再见的意思,有时候是永远不再见。 只可惜丁喜不是鱼,却是条狐狸。 一个人若是已悟透了武功中基本的道理,那么他无论学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一定都能举一反三,事半功倍。 假如你知道他的痛苦有多么深,你就会了解“误会”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了。 黑暗永远不会太久长的。 酒虽然会令人反应迟钝、判断错误,却可以给人勇气。 反抗欺压,本就是人类最原始的愤怒之一。 就因为人类能由这种愤怒中产生力量,所以人类才能永存! 真正的勇气有很多面,谨慎和忍耐也是其中的一面。 傻人多福,我希望能活得长久些。 淡淡的微笑,淡淡的请求u,却已触及了人类最深沉的悲哀。 他虽然败了,正义却没有败。 对人类来说,也许只有土地才是永远值得信赖的。 邓定侯叹了口气,忽然发现成功和荣耀有时非但不能使人成长,反而可以使人衰退,无论谁在盛名之下,都一定会忘记很多事。 无论谁,对别人的赞美和夸奖,都一定比较容易记在心里。 一个人若是真的已认输了,反而会觉得心平气和。 若没有爱,谁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个什么样的世界,谁知道这故事会变成个什么样的结局?(《霸王枪 七种武器》) 一个人若想笑的时候都不能笑,活着才真是没意思得很。 像他这种人,只有在真正痛苦时,才会如此安静沉默。 完全没有本事,就是他最大的本事,这种人找遍天下,也找不出几个。 就因为他一点本事都没有,所以他什么事都做得出,这就是他最大的本事! 王八蛋,妈那个巴子,操那娘,日死你先人板板,操你妈,丢你老母,干你娘! 想不让天下雨,不让人拉屎,都是很可笑的事。想不让女孩子们说话也一样。 没有信心的人,怎么会有权威! 君子是不是总比较容易上当? 君子总比较喜欢要人上当。 无论什么人的身上,表情最多的地方,通常都是他的脸。 无论什么人的脸上,表情最多的地方通常都是他的眼睛。 故意装不来的笑声,总不会太好听,而且通常都是想故意气气别人。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只要得到别人的一点点真情,就永远也不会忘记。 一个人只要还能笑,就有希望。 他的脸虽冷,一颗心却是热的。 有生命就有欲望。 他一向尊重别人的情感——无论什么样的情感,只要是真的,就值得尊敬。 可是他只说过不许男人碰女人,并没有说不许女人碰男人。 因为这只不过是你们的规矩,不是我的。 我的拳头比你硬,我的规矩就比你好。 痛苦也能使人清醒。 只有一个能在清醒中忍受痛苦的人,他的生命才有意义,他的人格才值得尊敬。 他的心肠并不硬,他这么样做,只因为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无论身体和灵魂都应该洗一洗——不是用水洗,是用痛苦来洗。 一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人,绝不会很快就会将那场噩梦忘记的。 一个无药可救的人,是绝不会流泪的。 他一向敬重这种人,只可惜现在他实在别无选择。 现在她才明白,一个人的爱是否值得接受,并不在他的身份和年纪,而在于那份感情是不是真的。 可惜现在已太迟了。 只可惜他是人,不是神! 人力毕竟是有限的,人世间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你若遇见了这种事,流汗也没有用,流泪也没有用,流血也没有用。 不管一个人活着时多有权力,死了后也只能受人摆布。 若是没有人真正关心他的成败,成功岂非也会变得全无意义? 现在我才知道,无论多高深的武功,也比不上真正的友情。 只要有真的情,不管多大的裂痕,都一定可以弥补。(《拳头 七种武器》)

0
《七种武器(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