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舟纪 8.5分
读书笔记 别册《缝百纳被的人》
蒙麦

有一个理论是,我们制造自己的命运就像盲人朝墙泼油漆:永远不了解也看不见自己留下的痕迹。但我相信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堂皇、意外、抽象的表现主义意味,才没有呢。我总是试着与自己的潜意识尽可能融洽相处,让右手知道左手在做什么,每天早上一醒来便仔细检视梦境。 那些街道似乎总在睡觉,永远处于星期天下午的私密。这城市薄薄一层盖在荒野上,荒野从铺路石间这里那里冒出来,长成一丛丛青草和黄菀。 隔壁的樱花又开了。这是四月的迅速变化表演,前一天还是光秃秃,第二天就怒放欲滴。 有一天,在一个休假的周末,我发现自己正坐车穿过世界另一端的盛开繁花。 火车渐停,一阵潮潮绿绿的微风将飘散的樱花吹进车窗,花瓣滑过他的额头,停在他的睫毛。我们就像身在一场婚宴,只是撒满全身的不是五彩碎纸,而是人类处境之美,之脆弱,之短暂的象征。 花总是会落。他说。 明天还会开啊。我自在的说。我在这里是个陌生人,不懂得那种感伤,我相信人生要用来活而非用来后悔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说。 以前你总是说你永远不会忘记我。那让我感觉自己像樱花。今天在这里,明天就消失了。毕竟对自己打算与之共度余生的人,是不会说这种话的。而经过了那一切,一年到头大部分日子,我有时候根本不会想到你。眼角有着真实的泪滴,但那泪滴不再属于任何人。 时间已经漂来遮住了你的脸。

0
《焚舟纪》的全部笔记 4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