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惆怅 7.5分
读书笔记 第54页
超人

"如果我们今天仍然只知道以政治态度(改革与否)划线,对历史和历史人物进行道德层面上的批评,却不知道将九百多年前那次改革的成败得失引以为戒,那才是哀莫大焉呐!"我发现道德评判是人最轻松最本能的一种反应,都谈不上是思考,不过是人进化过程形成的惯性定势而已。虽然比巴甫洛夫的狗高明点,但也只是一种条件反射而已。还记得小孩总问这是好人还是坏人吗?可是这种思维居然能在某个时期成为主要思潮,可见思考是件多么困难的事。然而道德推理哪怕再精致,面对群体的习惯又何足匹敌呢?最后也只沦为疯人的呓语。事物的细节哪是一个评判能概括的了的?这大概都来源于人的懒惰吧。

0
《帝国的惆怅》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