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錐編(全四冊) 9.5分
读书笔记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 二五七 全後周文卷八
北窓
《哀江南賦》。按全祖望《鮚埼亭集・外編》卷三三《題<哀江南賦>》:“甚矣庾信之無恥也!……”……當是陳古刺今,借庾信以指淸貳臣而自居明遺民如錢謙益之類,猶夫朱鶴齡《愚菴小集・補遺》卷二《書元裕之集後》(參觀論《全三國文》麋元《譏許由》)。葉昌熾《緣督廬日記鈔》卷四光緒十二年四月十五日讀錢謙益《有學集》云:“謝山全從此出,而詆牧翁之不忠不孝,逢蒙之殺羿也!”此題蓋影射而非明詆歟。《日知錄》卷一九:“古來以文詞欺人者,莫若謝靈運……宋氏革命,不能……為林泉之侶。既為宋臣……興兵拒捕,乃作詩曰:‘韓亡子房奮,秦帝魯連恥,本自江海人,忠義動君子’,……何先後之矛盾乎!”與全氏責庾,適堪連類……半桃啗君,憎愛殊觀;一口吐息,吹噓異用;論固難齊,言不易知也。

論《譏許由》見本書1710頁。其中更有論及“食毛踐土”者。摘錄其中要點如下——

麋元《譏許由》……“五德更運”云云,乃誡遺老頑民不可眷戀舊朝。……周密《志雅堂雜鈔》卷下:“徐鉉有《哭南唐後主詩》,又有《李煜墓碑》並載,言其不忠於舊主,則無從敬於新主之意”(參觀袁桷《清容居士集》卷四六《跋李後主詩稿》);汪元量《湖山類稿》卷五周方《跋》……皆所謂“息夫人勝夏王姬”也……。“行周之道”云云,乃誡遺老頑民,謂不可仇恨新朝。……朱鶴齡《愚菴小集・補遺》卷二《書元裕之集後》:“……裕之圍城中作詩指斥蒙古……及金亡不仕,詩文無一語指斥者。裕之於元,不可謂再醮女,然既踐土茹毛,即無詬詈之理;非獨免咎,誼當然也。乃今之再醮女……欲掩其失身之事,斯又蔡文姬、李易安之所不屑……”章學誠《乙卯劄記》:“……故遺民故老……或有所著詩文,必忠厚而悱惻。其有謾駡譏謗為能事者,必非真遺民也。”……然《顏氏家訓・文章》論“屈二姓”者當“從容消息”,不可為“時君”而對故君出“惡聲”……至“首陽誰山”之詰難,則可借徐枋《居易堂集》卷一一《題畫芝》為對:“或謂‘所南畫蘭不著地,而子必盡坡石,或此獨遜古人。’夫吾之所在,即乾淨土也,何為不可入畫乎?吾方笑所南之隘也!”蓋自文正如責人,皆不患無詞爾。

又、第一段引文中的《緣督廬日記鈔》的部分、在今整理本《緣督廬日記》第一冊481頁《丙戌日記》中。錢先生大概就如其所引的、是“踐土茹毛”、“從容消息”的典範吧。

0
《管錐編(全四冊)》的全部笔记 1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