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尽江山旧 7.7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二章 一别
寒杳

最喜欢其中的一段是承铎在风雪夜的闸谷口送东方:

东方转身牵了马走下那山脊。承铎看着他渐行渐远,茫茫天地间,一人一马,风雪中飘摇独行,忽然想到初遇东方时,也是这般大雪,也是烧着几支枯柴,东方说:“你还跟着我走么?”   在他的山野草庐里,窗明几净,煮酒醇香,东方说:“我若不随你,再无旁人可随。”   言微义重,塞北京华便一路跟随至此。   承铎忽然喊:“东方!”东方停步,侧身回头。承铎大声道:“天阴路滑,风雪难行。然之兄一路珍重。”   东方听了这话,心头似重重一击,欲言如梗,只能望着他点头。转身牵了马儿继续走,走出那谷口时,回头,见承铎仍然站在那里,身上已薄薄覆了一层雪。   东方眼中刹时间一片模糊。   书生意气在垄乡,将军百战少年狂。   一别天涯尘音远,当时只道是寻常。   平生屈指几多恨,沙场挥戈为谁忙?   不辞风雪作归程,却向人间觅侯王。

  

0
《改尽江山旧》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