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盆地 7.9分
读书笔记 记诵旧景
迦宓蓝

现在明白了,当时我把你以及预知分别后的思念像延陵季子挂剑一样,悬挂在忠孝东路的木棉、槭树上;也许是个怯懦去直接负荷感情重担的人,所以必须借助花枝树臂帮我撑腰。 这些年来,我们几乎音信全无,过了浓艳年纪,总向往清淡自由的情谊,不通讯并不代表已从对方的记忆消失,反而意味着已在对方记忆里安顿,无须透过口耳联系感情。 我偶尔会经过忠孝东路,想到自己置身于昔时眼中的街景,心里会浮起被安慰的感觉,放佛你正站在路旁看我。我想,这份慰藉是木棉、槭树反哺给我的,昔时我把思情托付在它们身上,现在它们反过来安慰我。 虽然我与你长年不见,然而在这一截短短的街景中,一直存在一股奇妙的联系,在树与树间、我与你间、过往与现时之间,这股联系,就是记忆的不断再生。 不管木棉有没有燃起油灯火焰,就算是隆冬,经过那里都能感受温热,我靠着这些与你进行无声的对话。

0
《胭脂盆地》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