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 7.4分
读书笔记 我的太阳公公
derrick

在我的记忆里,似乎这条路有一条平行的铁路。不幸的是,在现实里,它交错了……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不牢靠,我们生存所必需的阳光和温度都来自一个距离我们亿万公里远的大火球。也不知道这个火球什么时候会灭掉——它孤零零地挂在天上,并不像放在桌上那样让人感觉放心塌实。它灭了,我们也灭了……我的太阳公公啊。----------------------------韩寒《一座城池》这个夏天的第一本书 耳机里面放着的事曲婉婷的歌曲,anxiety焦虑的,我实在想不出英语挂课的我为什么对英语又有种亲近感。我通常以为文字这种东西写在纸上的都必须有种直指的功效。那是种感觉,我的文字落在了白色的背景,就直指着我的感受。我喜欢的东西就是你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会有猛地全身发麻头皮一松一紧,两个肩膀后腰腮帮子有那种沁入的感觉,然后一次一次习惯后变成了一生一声的叹息。 每当我翻开一本韩寒的书的时候,其实都是最初看三重门的后遗症,这种后遗症让我翻过了很多他的作品。《一座城池》有着蓝色的背景色调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体的书名由上向下写在上面。记得每次看他的书的时候都是华丽的嘲讽和极其严重的黑色幽默开篇,让人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总是忍不住想笑,但是笑过之后,在书我翻倒最后一页后,再去看前面的那些让我笑出声的文字时,却连四周的空气都被感染成了深深悲哀的颜色。渲染着的苦涩,洋溢着的嘴唇被用力白的很漂亮的牙齿压迫产生的血痕,漂泊着是难以言语的感觉。就想我说的文字落下了就有了直指,每个人被给予的感觉,被触动的地方时不同,及时记录下来,我的文字,他的文字给不同人也只是大致相同而根本不一致的感触。 整个作品对我的感觉就是梦,韩寒的作品有几部都给我这种感觉,比如说《光荣日》不过相比起来,《一座城池》的更有这种感觉,这是对于整个书,无论是故事,作者,文字本身的一种直觉。就想是漂浮在空气中的水中的气泡的那种感觉。打开书的扉页,就是躺在了床上,第一页,“这部快速而缓慢的,幽默着,忧伤的小说,纯粹着的事不需要言多余的序言的”我从这里开始入睡。 “我”,从一开始就充满荒诞地赶命到一座莫明其妙乌浊混乱的城池里去和健叔会合。“我们”没有身份,是逃犯,也正因此才能以底层人的视角窥视社会的每个角落。小说中主角们没有鲜明的个性,可以是任何人,而他们的几双眼睛悄悄地潜入了时代的缺口。作品对每个场景没有过多的渲染和刻画,作者的笔如同隐匿的刀锋,不动身色地剖开了社会的截面。在这张截面上,作品夸张而逼真地勾画着种种现象,没有太多主观对现象的注解,把诠释的权力留给读者,这是与以往荒诞现实小说最大的不同。把真实用扭曲的方式给你看,是本小说的特点。而小说梦幻般的荒诞也就在这张梦的截面上进行,游离在现实与荒诞间,它无须写得太实,太具体。太具体了,小说如梦的感觉就打破。 比如说就像是被哈哈镜扭曲的实物却被人认为是合理正常存在的一样,扭曲的现实被正式的呈上来, “我”走进了世贸新天地国际帝景豪庭花园酒店给建叔打电话建叔让我到隔壁的长江旅馆开始,以那老太太在无比简陋的前台挂的那个比酒店还要豪华的世界时钟为界限,就如同《1Q84》中世界的转变一样,成为了那段铁路,和那个翻越的铁网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世界了,在这个世界里面很多事情以前一样,但不一样的事情在这里也是很一样的。无论是 “我”的舍友被宝马每个礼拜接走的女朋友,健叔的电脑修理铺子,那一千三百块钱和2百元美宝莲化妆品,还是健叔被 “我”弄断的脚被王超弄断的手,被自己差点弄瞎,都是再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正常的事情就只有三个点。 第一点,c。c是“我”一个女朋友。 她崇拜 “我”,信任 “我”,是我的信徒,单纯天真。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她还是喜欢在她面前的显要感。 “我”在分开后的三年一直还记得C家的电话, “我”觉得c听到我的声音一定会呜咽, “我”觉得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换号的, “我”觉得现在她应该很害怕, 我”还想对她说“C,你这个混蛋。那天,你在柱子上居然留下了大笨蛋三个字。一次,我路过,是偶然路过,就去看了,你别以为我是喜欢 你,我只是好奇。但是,此刻的你应该在我身边。” “我”在当时不屑于看,不想看,抗拒看那三根柱子上的字。后来甚至懦弱到了强调一次,强调偶然,强调好奇的地步。 “我”觉得的事情太多了,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要我重新要我查找电话簿的声音, “我”一直觉得C没有我就活不下去了,三年了,C还活着。就像是健叔,无比思念他的女朋友,因为当逃犯,不敢联系,终于下定决心联系了,昔日的电话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没有谁一定为谁至死不渝,遭遇背叛,与放弃,伤痛,劳累,苦难,嫉妒,憎恶,爱,便不生愿宽恕的心。 第二点,大荣公寓。 无论是王超和健叔的在三十个肉包中,宁可生儿子没屁眼也要吃出来豆沙的执着。 有那个在冬天来临之前就只能摇头不能取暖的电热器。 有不知道是生长在树林前还是后的围墙。 我认为这围墙就是记忆的边界,如果我们的整个生活就是以后时间对以前的记忆,那么围墙的消失,就是记忆的崩溃,就是世界的崩溃。 那么一大片的树林和围墙中生长的大荣公寓是什么,我觉得是大脑最深处的那个点,就是,我们栖息的那处,就是我们睡着之后什么都不想也没做梦的那处,就是我们离死亡最近却最真实最接近的自我的那处。 在这个地方有 “我”对于空间固定时间不同的认知,有“ “我”被高处吸引无法抑制的想要坠落的冲动。有我的国,有一座城池。 第三点,永久姑娘。 王超笑着说,他们学校有四大美女,奥迪妹妹,宝马妹妹,丽都豪庭妹妹,还有永久姑娘。 永久是一辆自行车,她以前叫做凤凰姑娘,凤凰也是一辆自行车。 永久喜欢一个脑袋不正常的艺术男生,我不知道是不是韩寒想表达的是唯一的好女孩都是脑袋有问题的 不过我相信,或者说我愿意相信, 不如说你让我相信,要么他是对的,要么我脑袋不怎么正常。 只要你是永久,我就愿意在操场中间挖个洞,用脑袋倒立进去,弘扬大家爱护花草树木。 因为你是永久,我愿意,双手提十只鸡,拿俩轮胎来提倡大家防止地球沙漠化。 至此,我突然想到了,想到了“盆腔炎”和从教学楼跳下的 “我”的同桌,想到了撞死在C刻字的三个柱子垃圾车司机, 想到了那个在城市动乱中被扒光的中年男人,想到那个 “我”的舍友的被奔驰接走的女朋友, 想到了一瓶兰蔻,等于一套的美宝莲,想到了fendi的绣花包值五万七千八。 想到了爆炸的化工厂围观的人群和调入坑中的桑塔纳的围观人群, 想到大荣公寓下面的火灾,想到了最后的蘑菇云。 ----------- 世界上真是有很多人没有安全感,而且想来大抵上都是这样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要把这些所谓的安全感托付在一些身外之物上,比如房子或者在银行的存款。这地球是如此不可靠地悬在宇宙之中,地震,战争,经济崩溃等等随时把我们的身外之物多走,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随时要失去的东西能带给人安全感。 ..... 我们总是在找问题的答案,且问题总是有很多正解, 可生物好像只想得到惟一的一个,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要这些那些的答案,我们只是翘首期盼一个问题的结果 ”忽然,我感觉到了身上暖了很多,我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体温,“ 我转身,在她耳边说,”你是害怕了么,还是别的什么?“ 呵呵,你是我的太阳公公。 ----------2012 、7、9 夏天的第一本书《一座城池》

5
《一座城池》的全部笔记 9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