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鲁达集 8.2分
读书笔记 第二部分 8.马楚·比楚高峰(八)
纯无神论者
美洲的爱,同我一起攀登。 同我一起亲吻这些神秘的石头。 乌拉班巴河银白色的急流 运送飞舞的花粉到它的黄色树冠中。 攀缘植物,石头般的植物, 坚硬的花环,高飞在 群山的沉默之上。 你来吧,细小的生命,来到大地的两翼之间, 同时,结晶和寒冷,受到震颤的空气, 分离出战斗的翠玉, 哦,野蛮的水,你从雪中降落。 爱啊,爱啊,直到陡峭的夜晚, 从那响亮的安第斯山脉的燧石上降落下来, 朝着那跪着一双红腿的曙光, 观赏那雪的盲孩。 啊,有着响亮线纱的威尔卡马尤, 当你迸发出线状的雷电, 在像受伤的雪一样白的泡沫中, 当你陡峭的暴风歌唱着, 鞭打着唤醒天空, 你将给那只耳朵传达什么样的语言呢, 它从你那安第斯山脉的泡沫中刚刚解放? 是谁捕捉了寒冷的闪电 并将它缚在高空, 擦掉它冰的泪滴, 挥动它飞快的刀剑, 震荡它身经百战的丝线, 带到它战士的床铺, 在它岩石的边缘之上惊起? 你被追逐的闪光在说些什么? 你那秘密的反叛的闪光 是否曾经大声喧哗地掠过? 是谁打碎冰冻的音节, 暧昧的言辞,金色的旗帜, 紧闭的嘴,被压抑的呼声, 在你那细小的动脉的血液中? 是谁使花的眼睑张开, 让它们从地上来观察我们? 是谁扔下一串串干枯的果实, 让它们从你瀑布般的手中降下, 来枷打它们夜的收获, 进入你地层的煤? 是谁抛下联系的枝条? 是谁再一次埋葬告别? 爱啊,爱啊,不要碰到界线, 也不要崇拜这沉没了的头: 让时间完成它的行程, 在它的被堵截的溪流的厅堂, 在城墙和急流之间, 汇集峡道的空气, 风的平行的薄片, 山脉的盲目的运河, 露珠的粗犷的敬礼, 攀登,穿过那浓密的花丛, 踏在坠落的蛇身上。 在崎岖不平的地带,有岩石和森林, 有绿星的微尘,发光的丛莽, 世界爆炸了,像一个有生命的潮, 或者像又一个沉默的地板。 你走向我自己的生命,来到我自己的黎明吧, 直到已经完成的孤独之上。 死去的王国依然生气勃勃。 而在日晷上,那秃鹫血腥的阴影 像一艘黑色的船在穿行。
引自 第二部分 8.马楚·比楚高峰(八)

下一封信,我给你抄这首诗吧。

1
《聂鲁达集》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