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缪全集(散文卷Ⅱ) 9.1分
读书笔记 《关于断头台的思考》
雪cuicui

《关于断头台的思考》 王殿忠译 p.335面对这种刑罚,在正直人的眼里认为再加重一百倍也不为过,然而其结果却是另一种效应,反倒使人们心神不定。……这种另一种形式的杀害反倒会在前一种形式的杀害上加上新的血污,更谈不上对社会中个大躯体的损害给以补偿了。 p.336 政府官员和记者们,有讲述这种事的责任,好像他们已然很熟悉这种场面的情景一般,一面耸人听闻,一面表示出了这事很不光彩,因而就形成了一套惯用的术语。 大家在谈论到死刑时就绝不吞吞吐吐,而一致的看法则是,死刑是必要的,尽管令人遗憾。因为必要,大家便对其是否合理闭口不谈;因为它令人遗憾,于是干脆就不谈它了。 死刑:这种原始社会遗留下来的惯例 p.337我同人道主义者们所具有的那种软绵绵的同情心相距甚远,因为那种同情心把道德标准同责任感相混淆,把所有的犯罪等同起来使无辜者最终失去了他们应有的权利。 我不认为人从本性上说是一种社会动物,……人不能生活在社会之外,而社会的法律,对他的生存又十分必要,因此必须由社会依据不同的层次建立起各项责任制度。而法律是否正确,则要看它是否能在具体的时间内核具体的地点中对社会是否有利。若干年来,我在死刑这项法律中所见到的,只是给感官造成难以忍受的极大痛苦和使我理智极不赞成的一种惰性的混乱。 主张死刑者:杀一儆百(威慑力) p.338加缪的驳斥:社会自己不相信杀一儆百;实际上也没有起到作用;在其他方面有副作用(社会不自信,不公开死刑)——似乎与德里达的说法相反 p.339 拉布弗里:“要想挡住老百姓,就必须有恐怖场面”。 p.340借用英国的调查数据 p.341 生本能,死本能。杀人的欲望可能会经常伴以自身死亡和毁灭的欲望。 p.343贝卡利亚:矛盾:如果说,经常向人民显示出震慑力量是强大的,那么死刑就应该经常执行,但那也就表明,犯罪也是经常性的,于是也同时便证明了死刑没有起到它的效力。结论:死刑不起作用但却是必须的。 p.345死刑对那些尚未犯罪的人起不到威慑作用,只会给犯罪的人带来身心折磨,所以:死刑的实质就是报复。 “同等报复”属天性和本能的范畴,并不是法律范畴。法律,说到底,不应该按本性行事,如果凶杀存在于人的本性中,那么法律就不应该模仿或复制这种本性,而应该纠正这种本性。——公正并不能因为死刑的存在而得到保障。 p.347希腊人更为人道:可以有相对的自由,选择自杀和行刑,可以推迟或提前死亡。 p.348死刑犯因恐惧而无言(对比莫尔索) 贝拉•儒斯特神甫 那个人所体验到的痛苦,已超出了一切精神范畴。无论是道德、勇气、聪明才智、甚或天真无邪,在这里都已不起作用。这时周围的世界一下子都被一种原始的恐惧所笼罩。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事情都已失去了判断的标准,所有的公正同所有的尊严一样,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种灾难性情况下,勇气,心灵的力量,乃至信仰等都有可能是一种偶然的表现。(精神的折磨) p.349同等报复的逻辑问题:默认是处在两个人之间的,一个绝对犯罪,一个绝对无辜。但社会作为受害者的代表,是清白无辜的么? p.351从来就没有过绝对责任者,因此也便无所谓绝对的惩罚或绝对的奖励。任何人都不可能得到终身奖励,包括诺贝尔奖金也是如此。 死刑这条法律,不能起到真正的惩戒作用,也无法说它公正,它对一种相对的犯罪行为,却使用了终身的、无可挽回的刑罚,因此,它侵犯了哪些人们生的特权 。 p.353在一个判决中,有许多偶然因素在起作用,这可以置人于死地。(政治气候,地理) p.356取消死刑的必然性:、 p.357极刑的判决,打破了人间不可争议的连带责任,即与死刑对抗的连带责任。 这种刑罚打破的不是人类的共同责任,乃是割断了罪犯对上帝的隶属关系,只有上帝才能决定犯人的生或死。上帝剥夺了犯人在尘世上生活的权利,但却给他留下了忏悔的机会,因为真正的审判尚未宣布,那将在另一个世界上宣布。宗教的价值,特别是人们对永生的信仰,乃是建立死刑的唯一基石。 p.358 eg.天主教内一直承认死刑 p.359依据以上逻辑,死刑的宣判者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哪怕他本人是个无神论者。 这个社会就似处于一个原始状态,它窃取了挑选万物的权利,它又似一个救世主,在实施淘汰中给万物平添了许多痛苦。 如果直接地声称,一个人应该绝对地被社会所淘汰,因为他是绝对的可恶,那就无疑等于说,这个社会是绝对完美无缺,对此,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在今天都不会相信。(社会是否有资格判处一个人死刑?) p.360这半个世纪以来的社会,已然逝去了其宣布死刑的权力,现在就应该依据现实情况取消死刑。——三十年来,国家政权所犯的罪行,远远超出了个人行为所犯的罪行。 p.361欧洲的顽疾在于它不相信任何事物,并且自以为什么都能做到。实际上它任何事物都不懂,而且差得甚远。……信仰,在大多数欧洲人中已然丧失殆尽。所谓信仰,便是为刑罚的正常秩序作辩护。然而大多数欧洲人也非常厌恶把政权当偶像崇拜,这种政权自称可以代替信仰。……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有自己的希望,也有自己无知之处,并对绝对的法律,即无法弥补的法律,予以拒绝。 p.362我之所以认为取消死刑实属必要,乃是出于经过思考后的悲观主义(刑罚无用,社会无资格判处死刑,人民缺乏信仰),出于逻辑发展的必然,出于从现实主义观点的考虑。 我不认为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责任,同样,也不是因为这是一种时髦的做法,即把一切是非,不管是受害者还是谋杀者不问青红皂白一律予以宽恕,以致造成一种黑白颠倒的混乱。这种混乱如果出现,那纯系一种情感因素,与其说因为宽宏大度,毋宁说是因为软弱无力。其最终的结果,将是为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现象张目。但正是在目前世界形势下,当代人便要求制定各种法律,建立必要的制度和法律,这种法律可以约束世人,却不是毁灭他们,可以引导他们而不是镇压他们,使他们充满生机和活力而不是阻挡历史的发展;他们需要做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和与之相应的法律法令。总之,他们需要一个理智的社会,而不需要混乱 无章,即不需要那种骄横傲慢和政权的权利不受约束的社会。(不同于德里达论宽恕) 终身强迫劳动:可以让犯人选择如何死法 p.363那种使一个活生生的人顷刻间身首异处的场面,那种鲜血横流的场景,实在是一种对人身的凌辱,对心灵的摧残。……事实是我们已处于核子时代,而我们却仍然像刀耕火种时代那样来杀人。 妥协方法:麻醉药(在德里达看来,注射处死同时也是施刑者逃避责任/血腥场面的方法) 说到底,这样做依然是不够的。只要死刑不在我们法律上抹掉,那么,无论是个人心灵还是社会生活都无法处于长久的平静状态。 所以我们假装不从终结之后开始。即不从死刑的终结之后开始。而是从开始之前开始,从开始的前夜、黎明、清晨开始,好像我想要以一种哀婉的方式开始。

0
《加缪全集(散文卷Ⅱ)》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