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8.7分
读书笔记 《古驿道上相聚》
夏洛不茗
老人的眼睛是干枯的,只会心上流泪。

P51

这时我明白了。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 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P67

现在我们仨失散了,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停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P75

能和钟书对等玩的人不多,不相投的就会嫌钟书刻薄了。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又好像是骄傲了。我们年轻不谙世故,但是最谙世故、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钟书和我就以此自解。

P79

我很内行地说:“得剪掉须须和脚。” 我刚剪得一刀,活虾在我手里抽搐,我急得扔下剪子,扔下虾,逃出厨房,又走回来。 钟书问我怎么了。 我说:“虾,我一剪,痛的抽抽了,以后咱们不吃了吧!” 钟书跟我讲道理,说虾不会像我这样痛,他还是要吃的,以后可由他来剪。

P80

我们也常常一同背诗。我们发现,我们如果同把某一个字忘了,左凑右凑凑不上,那个字准是全诗最欠妥帖的字;妥贴的字有黏性,忘不了。那段时候我们很快活,好像自己打出了一个天地。

P84

钟书淳淳嘱咐我:“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只要一个,像你的。”我对于像我并不满意。我要一个像锺书的女儿。女儿,又像锺书,不知是何模样,很费想象。钟书很郑重其事,很早就陪我到产院去定下单人病房并请女院长介绍专家大夫。院长问:“要女的?” 钟书说:“要最好的。”

P87

钟书这段时期只一个人过日子,每天到产院探望,常苦着脸说:我做坏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我说,不要紧,我会洗。他就放心回去,然后他又做坏事了,把台灯砸了,我问明是怎样的灯,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下一次他又满面愁虑,说是把门轴弄坏了,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他感激之余,对我说的不要紧深信不疑。

P93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遭遇的伤心事,悲苦得不知怎么好,只会恸哭,哭个没完。钟书百计劝慰,我就狠命忍住。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悲苦。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悲苦能任情啼哭,还有钟书百般劝慰,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

P112

沦陷区生活艰苦,但我们总能自给自足。能自给自足,就是胜利。钟书虽然遭厄运播弄,却觉得一家人同甘共苦,胜于别离。他发愿说:"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P121

钟书曾说:“一个人二十不狂没志气,三十犹狂是无识妄人。”他是引用桐城前辈语:“子弟二十不狂没出息,三十犹狂是没出息”;

P122

我们如要逃跑,不是无路可走。可是一个人在紧要关头,决定他何去何从的,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我们从来不唱爱国调,非但不唱,还不爱听。但是我们不愿逃跑,只是不愿去父母之邦,撇不开自家人。我国是国耻重重的弱国,跑出去仰人鼻息,做二等公民,我们不愿意。我们是文化人,爱祖国的文化,爱祖国的文字,爱祖国的语言。一句话,我们是倔强的中国老百姓,不愿做外国人。我们并不敢为自己乐观,可是我们安静地留在上海,等待解放。

P139

上随便什么馆子,他总能点到好菜。他能选择。选择是一项特殊的本领,一眼看到全部,又从中选出最好的。他和女儿在这方面都擅长:到书店能买到好书,学术会上能评选出好文章,到绸布庄能选出好衣料。

P150

我们不论在多么艰苦的境地,从不停顿的是读书和工作,因为这也是我们的乐趣。

P155

“嘤其鸣兮,求其友声。 ”友声可远在千里之外,可远在数十百年之后。 钟书是坐冷板凳的,他的学问也是冷门。 他曾和我说:“有名气就是多些不相知的人。” 我们希望有几个知己,不求有名有声。

P158

有一位乔木同志的相识对我们说:“胡乔木只把他最好的一面给你们看。” 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坐冷板凳的书呆子,待人不妨像读书般读;政治家或企业家等也许得把人当作绳子使用。

P

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 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 周奶奶早已因病回家。钟书于一九九四年夏住进医院。我每天去看他,为他送饭,送菜,送汤汤水水。阿瑗于一九九五年冬住进医院,在西山脚下。我每晚和她通电话,每星期去看她。但医院相见,只能匆匆一面。三人分居三处,我还能做一个联络员,经常传递消息。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一个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 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 相守相助 相聚相失 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4
《我们仨》的全部笔记 18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