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婚礼 8.3分
读书笔记 《诗人在纽约》
发条兔子
一九一零 (间歇) 我那双一九一零年的眼睛 没见过将死人埋葬 没见过在黎明中哭泣的人那骨灰的市场 以及那像小海马一样在角落里颤抖的心脏。 我那双一九一零年的眼睛 看见过女孩儿们撒尿的白墙, 公牛的拱嘴,有毒的蘑菇 和一个不可思议的明月,将角落里 在硬黑的酒瓶下面一块块干枯的柠檬照亮。 我那时的眼睛注视着母马的脖颈, 注视着沉睡的圣罗莎痛苦的胸间, 注视着幽灵的阁楼:那里有舞女和油垢 注视着花园:猫儿将青蛙美餐。 阁楼上多年的灰尘会覆盖着青苔和塑像, 被吞食的螃蟹的寂静在盒子里存放。 那里有我小小的眼睛。 梦想与现实在那里碰撞。 什么也不要问我。我看到当事物 寻找脉搏而找到的却是自己的空虚。 在无人的空中有一种空洞的痛苦 而在我眼里的婴儿没有赤裸的身体!
0
《血的婚礼》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