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8.4分
读书笔记 第123页
零下50°🌈
“你同朱小姐很亲密。” “我们是中学同学。” “真是难得。” 南孙以为老板娘夸奖锁锁难得,连忙说:“真是的,嫁到谢家,这样飞黄腾达,一点不嫌老同学寒酸,我最最欣赏她这点。” 老板娘诧异了,随即笑,“我是说你呀,南孙。” “我?” “所以说我没看错人,你实在忠厚,堂堂正正大学生,有正当职业,却念旧同这么一个女子来往。” 南孙支吾以对,心里不舒服,碍着她是老板娘,才没出言顶嘴。 “这位朱锁锁小姐在社交界很有点名气,南孙,你老实,不大晓得吧,她有个绰号叫‘朱骚货’,很多太太为她吃过苦,她是个做生意的女人,你可明白?” 南孙看着老板娘,“我管不到那些。” “所以说你难得呀。” 南孙喉咙像是塞了团棉花,顾左右而言他,“你瞧瞧这些凤尾花布版,实在不敢相信下一季会流行这个。” 老板娘一边看样子一边说:“她在谢家并不得宠,不过女人身边有个钱才狠呢,爱嫁谁便嫁谁,社会一向很奇怪,有什么正义感,尊她们为传奇性女人呢。” 南孙深深悲哀。 朱锁锁为她做了那么多,她都不敢为她辩护几句,为了不吃眼前亏,她噤若寒蝉。 饭碗要紧呀,谁不是鉴貌辨色的江湖客,谁去伸张正义?锁锁会原谅她的。 老板娘总结:“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要当心啊。” 南孙挤出一个微笑。 心腹之交,也不过是这样,自身的利益,才是第一位。 那个下午,南孙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她想到祖母说过一千次的,彼得在鸡鸣之前,三次不认主的故事。 她恨她自己,恨足一日。
引自第123页

心腹之交,也不过是这样,自身的利益,才是第一位。

0
《流金岁月》的全部笔记 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