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人生论(全两册) 9.0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Slothrop🌈

p.21

宇宙只为了观察着的知觉性而存在,且存在于其中,宇宙没有独立的真实性。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物质世界享受着一永恒底自体存在;在生命与心思出现之前已有在于此:即算他们皆消失了,不以其暂过的努力和有限的思虑,干扰太阳系的永恒的无心知的旋律,它也仍然存在的。这差别,看来好似甚属形而上学的,却甚属至为实际的重要意义,因为他决定人的整个对生命的展望,也决定他当为他的努力而设置的目标,以及他当界定他的能力于其中的原田。因为这立起了宇宙存在之真实性的问题,而且,还更重要的,人生的价值的问题。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p.22

设若我们将唯物论的结论推到够远,我们便远到在个人与民族生命上的一不真实性和无意义之感。这便合逻辑地,让我们选择,或是个人发热似的努力,从飘忽的生存上尽他所可能攫取他所可得的,所谓‘过着他的生活’,或是民族的和个人的一无关心亦无目的之服务,明知个人是神经质的心思性的暂现的虚构,1‘物质’的常规的神经痉挛之一较稍长寿底集体形式而已。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唯物论之否定(对“彼世”之否定)的极端发展会生出这结果,那精神对物质的反叛又是何种情况呢?作者在第25页说:

我们遂有第二种否定的起点,——在另一极端与唯物论的否定平行,但更完全,更究竟,对个人或集体,在其效果上也更危险,是听到了其到旷野去的雄强的召唤,——即出世士的拒绝。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两者皆无法辨正自身,除非知觉性之扩大。一种“调和“的意图似是更明显了。) p.23 “宇宙知觉性”——一种超出自我的对万物的赋灵。“超心思” p.24

在那较高且较少障碍的经验中,我们见到知觉性与有体彼此无异,凡有体皆是一至上知觉性,一切知觉性便是自体存在,在本体中是永恒的,在作用中是真实的,既不是一梦,也不是一进化。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p.24

在‘超上者’的门前,立着那孑然而完全底‘精神’,如诸奥义书中所叙述的,焉光明,纯洁,支持着此世界却无为于其中,没有能力之筋络,没有二元性之疵瑕,没有分化的伤瘢,为无双,同一,没有因缘性的和多性的一切现象,——这是韦檀多学派的‘不二论者’的纯粹‘自我’,无为‘大梵’,超上‘玄默’。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p.26

‘它’在‘物质’中的意义,不像‘它’在‘精神’中的真理那么被人了解得好。
引自 第三章 出世道的拒绝

作者的主要意图,或许是物质的神圣化?这远比精神的净化要艰难得多。

0
《神圣人生论(全两册)》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