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 9.1分
读书笔记 十、美国和世界事务
海德格尔

不仅是经济孤立,政治孤立在当前的世界上也是不可行的。 西半球一度不用担心侵略。数千英里的宽阔海洋将它与侵略者隔离开来。飞机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状态。美国的孤立主义者却还没有认识到这一事实。 他们这样争辩:“欧洲各民族现在兵戎相见,他们已经毁灭了那辉煌的文明,他们注定要陷入饥荒和悲惨的境遇,这真是非常可悲的事实。同样可悲的亚洲也是如此。十分不幸,我们不能将他们从灾难中拯救出来。他们必须自己认识到,和平合作比战争和互相灭绝对他们更有利。我们不能当世界警察。我们能做的一切是照顾我们自己,保持西半球的独立。我们将保持中立,不干预其他洲的事务,从而保存我们美国的生活方式。” 但是,对于美国人而言,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并非没有利害关系。两大极权主义帝国的建立,一个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一个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本会成为美洲政治独立的极其巨大威胁。德国民族主义者总是强调:他们雄心的最后一个目标是征服美洲大陆上一片广阔的殖民地。笔者不熟悉日语,不知道日本经济学家和政论家在出版物中是否同样地直言不讳。但是,笔者从日本的许多教授和学生的谈话中知道,日本人视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为他们的主要敌人。 为了自己生死攸关的利益,美国人不能再世界事务中保持中立,也不能生活在政治上的孤立中。美国必须认识到,每一次国际冲突都会或迟或早地将它卷入进来,美国的当务之急是建立持久和平的战后秩序。 关于持久和平的安排,已经有人提出各种各样的计划。今日无人能够预言何种计划将会被付诸实施。然而,所有的这些建议必定意味着紧密和永久的合作,或者是在所有国家之间,或者至少是一组国家之间,也就是今日在战争中联合在一起的国家之间。如果不消除冲突,持久的政治联盟就无从谈起。但是,贸易毛虎主义会激起重提,自给自足更是如此。 第二次时间诶大战不单是由纳粹主义引起的。在大灾难的发生上,其他所有的国家未能及时建立屏障以防范可能的侵略,与纳粹和轴心国列强的计划相比,至少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如果纳粹预期,从敌对的第一天起,就会遭遇到由后来参加抗击轴心国的所有国家组成的团结而充分的武装阵线,他们可能根本就不敢冒险发动进攻了。但是,在经济领域苦斗的国家之间,是不可能实现共同安全的。经济民族主义分裂了热爱和平的国家。如果联合国不能成功清除经济民族主义,战后的局面就不会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状况有什么两样。那么,第三次更可怕的战争也就无可避免。 每个国家爱都面临选择,美国也是如此。二者必须择一:要么,热爱和平的所有国家团结一致,要么,回到新冲突会发源的混乱中去。但是,团结一致与贸易保护是不相容的。我们每一天都会一再感受到美洲的各共和国之间的友好睦邻政策与经济民族主义之间的碰撞。如果拉美和欧洲人民遭受美国外贸政策之苦,这两个洲的民主国家怎能与美国达成密切的政治合作? 如果经济民族主义不被摒弃,最彻底的裁军也不能防止被击败的侵略国重施外交诡计,形成新的利益圈子,调拨国家之间的关系,重新武装和最终图谋新的进攻。经济民族主义是持久和平的主要障碍。 ********************************************************************************************** 以上是摘录的。 很难想象一个绝对支持自由贸易的自由主义者在政治外交上想要保持孤立主义和中立态度。这么明显的前后矛盾,至少让我在软泡身上看到了。

5
《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