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 7.8分
读书笔记 我一定复活
bunny

帕特农因其气派美丽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重创,既是文明延续的象征,也是文明受辱的象征。十九世纪初年,英国的额尔金勋爵,作为英国驻希腊大使期间,将帕特农神殿在内的卫城上的建筑进行了一场洗劫。其中包括247英尺的帕特农中楣,帕特农南面部分的 Lapiths和Centuars(一人首马身的怪物)战斗的系列雕塑中的其中15块墙面,东、西面三角墙的17个浮雕,Erechtheion(伊瑞克提翁)神殿的一尊少女柱及其他许多碎件。这场洗劫对卫城上的建筑造成了及其严重的损坏,有些雕塑被肢解以便运送。当时的希腊处于土耳其的统治之下,无力保护自己的国宝。 人们常说:希腊有巴特农神庙,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斗兽场,巴黎有圣母院,而东方有圆明园。圆明园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的亚洲文明的剪影。 只是这个奇迹也已经消失了。(以上两自然段来自雨果在圆明园被毁后写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致巴特莱上尉的信) 敦煌的文物也流失了。 所谓的高等的文明人对文物的劫掠痕迹,在希腊,见识了,在埃及,见识了,在中国自然就不必说了。 希腊曾经的文化部部长Melina Mercouri曾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我希望帕特农大理石能在我有生之年回归,如果晚到了,我将为此重生。

0
《千年一叹》的全部笔记 6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