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宣判 8.4分
读书笔记 第108页
涵波
自杀遗书是一种什么样的言语行为呢?这当然取决于你采用怎样的分类系统。在著名的奥斯汀的系统中,任何话语——不管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都可能含有三种言语行为:言内行为(就是你所说的话,也即命题意义)、言外行为(指话语希望在别人身上产生的效果)和言后行为(其实际产生的效果)。不过,还有许多进一步的区别和次种类,以及其他的分类法,譬如塞尔将其分为承诺类、宣告类、指令类、表达类、阐述类、间接言语行为等等。大多数话语既有言内含义又有言外效力。言外行为和言后行为的分界则是模糊地带。从严格的意义上说,言后行为算得上是一种语言行为吗?奥斯汀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个男人说:“开枪打死她!”(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真是个相当奇怪的例子,也许是牛津那帮教师中的大男子主义和厌女主义的一种表现。)言内行为:他对我说“开枪打死她”时,“开枪”即开枪,“她”即指“她”。言外行为:他敦促(或建议、命令等)我开枪打死她。言后行为:他说服我开枪打死她。有趣的是其言外层面:即使就这个例子而言,你也可以发现在不同的语境下,相同的词语可以具有完全不同的言外效力。我以前经常给一年级学生布置的一个小练习就是想象这类语境。比如说,“他命令我开枪打死她”可以是描述集中营里的一名党卫军军官对一名卫兵下达的命令。“他建议我开枪打死她”就更需要一点想象,在冷冰冰的限定动词与残忍的不定式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道义差距;也许黑手党的某位教父会对家里的一位成员这么说,如果这位成员的妻子对他不忠的话。(转而一想,这种可能性有些勉强:通常情况下,必须既有武器又有目标才能实现“开枪打死”。) 那么,仅仅是由“我打算开枪打死我自己”这些词语组成的自杀遗书呢?言内行为:他陈述了要开枪打死他自己的打算,“打算”意为打算,“开枪打死”即指开枪打死,“我自己”指他自己。言外行为:这里有好几种可能性。他可能是在向那些发现他已死去的人解释,说他是有意而非不小心开枪打死了他自己,或者说他不是被人开枪打死。他可能是在表达导致他走这种极端的绝望之情。他可能是要让他的亲友为没有意识到他可能自杀、因而没有阻止他而感到难过。由于没有更多的语境,我们无从判断。至于言外效果,我想这将取决于他是否的确已经自杀。不过,真是这样吗?要产生开枪打死自己的效果,你不必说出或写出“我打算开枪打死我自己”这句话。你不是像诸如举行婚礼一样用话语来实施自杀。自杀遗书的言后层面与其言外层面——希望对读信人所产生的效果——密不可分。不过这可能会因你是否自杀成功而受到影响。
0
《失聪宣判》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