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 9.1分
读书笔记 第95页
海德格尔

米塞斯在反驳“按物价指数确定币值的货币制度”时说“获取商品与服务价格的最为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只考虑哪些用于消费品的商品与服务。”(P94-95)但他认为这些消费品的生产中间阶段是很难被计算的,由此他觉得“为了消除质量差异所带来的问题,所有的指数体系就必须自限于数量不大的商品范围(主要是原材料),在这样的商品范围内,产品质量的同一性无可争辩。”(P95)不过米塞斯又担心这样的统计是否成为可能,其实只要参考当今的现货盘指数即可。而他的另一个担忧是稳定购买力是一个徒劳的举动,并且“努力执行基于指数计算结果 一致的通货政策,结果将是,若干国家间商业上的敌意将会马上激化,由于世界被分为两大集团即债务国与债权国,一种特有的仇恨就会立即表现到冲突中来。”(P94) 以上米塞斯的几种担忧都被误解为是米塞斯反对哈耶克的稳定购买力的观点。我不不以为然,理由如下: 1、哈耶克的商品本位(指数锚)是基于自由货币之上的。没有法币和央行制度。 2、米塞斯认为货币当局对稳定购买力的货币调控是无效的,并且认为一国所行使的这一通货政策会引起国与国的利益冲突。显然米塞斯的观点是基于主权货币和央行制度之上的。 因此,并不能把米塞斯反对稳定货币购买力的观点用于驳斥哈耶克。在一个没有主权货币的自由货币竞争的情况下,就不存在国际贸易顺差这种东西,当然政府的主权国债都消失了。国际贸易变得更为顺畅,国际资本的流动更大,经济更加活跃。为了赢得更多的人持有自己的货币,发钞行必须使得自己的货币购买力是稳定的(这当然是人们愿意持有这种货币的原因之一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以黄金为锚呢还是以什么别的东西,或者根本不需要锚?那么哈耶克解释了黄金未必是一种优于商品本位的制度,也就是说一篮子黄金肯定要比一篮子商品综合指数的波动要大,因为这个一篮子不同的商品价格会往不同方向从而上下抵消,更趋于稳定。如果有人爆炒黄金,那么以黄金为锚的货币必定受到影响。而很难想象会有人爆炒一篮子商品来影响某一货币。 米塞斯也说过“认为黄金具有“稳定的价值”,尽管这种看法幼稚而经不起细致的推敲。”(P86)首先这种认识是典型的客观价值论,米塞斯是不屑一驳的。其次,我认为信用货币不需要锚,关键是它有没有信用担保。说难听点锚就个信用自觉的纪律,只要发钞行自律,就根本不需要锚。那发钞行怎么才能自律呢?当然是在自由货币竞争之下了,为了让更多人持有它的货币,它必须对自己的信用负责,而不会选择盲目的信贷扩张,那些滥发而贬值的发钞行会被淘汰。 自有货币竞争体系多好,没有主权货币,也就没有政府滥发,也就没有为了填补财政赤字无限制的发债。私人经济更加活跃,国际贸易顺畅,不存在官方的固定汇率和干扰,反正所有的现有货币体系的弊端都将消除。 现下欧债危机和欧元区不可避免的崩溃,让我对哈耶克的自由货币竞争体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0
《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