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主义的花朵 7.8分
读书笔记 94-125
Peachie

可以跟你上床的人有很多,可以跟你交谈的人很少,而既能上床,又能交谈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我们都不过是在伸出舌头舔食自己酿造的糖浆。我想我会忘记他的,现在不行,以后也会。 “我看一般人都知道自己毫无价值,没什么可坚持的,而且还知道自己受不了艰辛磨难,就都奔着偷机取巧去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在偷机取巧的路上相遇,所以这条路上特别的挤。” 我们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唯一可能的联系就是情感,我们是通过情感跟这个世界有关的。 他选择了不用再解释的时候来解释。 “我想你。”他停了一会儿,又说,“你不信也没关系。” 我不是不信,只是你说得太轻易!这句“想你”在我嘴边打了千万次的转转,最后还只能咽回肚子里,它现在还在那儿疼着,腐蚀着我的肠子,腐蚀着我的胃,它是一块永远也消化不了的砖,见塄见角地硌在那儿,动不动都疼。“想你”,是如此简单就能吐出来的字吗?什么算“想你”,一次偶然的夜不能寐,还是无休无止没日没夜的无望;一瞬间的怀念和永远的不能自拔,只是“想你”和“很想你”的差别,不说也罢。 感谢老天,我没在电话里露出一丝凄苦和眷恋,如果我这么干了,我会瞧不起自己。替自己保留一点骄傲吧,痴情的人们!就算我马上就后悔,就算我想你的时候无数次地后悔,就算有一天我悔到恨死自己,我还是只能这么说,我就是这种人! 我最不能忍受的女人品质是“示弱”,而真正的女人懂得如何以柔克刚。我不懂谦恭,一味任性,我争强好胜,固执己见,我没有一副“很女人”的好性情,我也就不懂什么叫作“很男人”。 我被“很男人”的爱所吸引说明了一件事——我挺着脖子支持了那么多年,最终希冀的竟然也不过是被宠爱,被恰如其分地宠爱。 这就是爱情,比恨还强烈的恨!在血污中爱和恨合而为一。她要让她爱的人一辈子痛苦,一辈子生活在满车鲜血的阴影下。如果这是爱情,这是什么样的爱情?她真的这么干了,这么死了,有人会说:这是个痴情的女子。什么样的痴情? 我做不到,连起身给他打个电话我都做不到。 我对这世界的唯一的眷恋甚至不是完美的,它充满了缺憾,疑问,痛苦和羞耻,它应该是这样的,这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是这样的,它符合这个宇宙的规律。真正完美的东西与我们无关,对我们毫无意义,触动不了我们的心灵,因为我们就是充满缺憾,疑问,痛苦和羞耻的,我们就不完美。 不是我们不配拥有完美的东西,而是那东西的确与我们无关。 你原本是可以一直低着头的,你可以温顺,可以娴淑,可以安静地等待,哀求,哭泣,以死威胁,你的爱情难道没有强烈到打垮你的自尊吗?没有人会耻笑你,以爱的名义你可以做一切丢人现眼的事,你甚至可以在他的汽车前撞死!如果你不能这么做,他会离开你,你将一个人偷偷哭泣,没有安慰,没有同情,除了你自己,什么也没有。 他甚至不肯当面和我直说,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既不会对他刨根问底,也不会跟他死缠烂打,他利用了我的克制。坚强的人应该承担更大的痛苦,因为这个倒霉的姿态,我被认定为是强的一方,应该接受伤害的一方,没错,接受伤害,扬起你的头吧,这是你的天赋! 在梦中,我惶恐不安地看着他,伪装尽去,然后我会拒绝醒来,为了能在梦中和他多呆一会儿。这一切都是不受控制的,这种时候我会一直昏睡到下午,为了把他的气息关在被窝里。我在梦中的样子如此可怜,毫无风度和自信可言,甚至在梦里我都在担心,担心他发现这是我真实的样子,而白天的那个人则是个假货,一个纸老虎。 我们都将怜悯自己,因为我们既无从了解自己,也无法把握自己,我们没有运气成为幸运儿,成为爱情的劫后余生者,生活的劫后余生者,我们只能显得可笑,卑微,没有其他的可能。 为什么我要为每一桩行为、每一种情绪都找出一个缘由?我不厌其烦地为所有的事物寻找理由难道不是荒唐可笑的嘛?我为什么需要这些理由,它们到底于我有什么意义?它们到底对什么有意义? 既然你早就明白不会有绝对的意义,理性不是扯蛋嘛?你怎么能要求所有的事物都是有逻辑的,都是有因有果的,都是从一到二的,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他的嘴唇柔软异常,是为了给他的尖牙作衬托,他的吻又密又深。 “有一点酸?是什么?”他在我耳畔问道。 “爱情。”我的身体在他的怀抱里已经柔软得不能支撑。“我要死了吗?” “是的。”他说,“我们会做爱,然后你会死去。” 陶然,算了吧,你做的蠢事还不够嘛?别再干过份的事了,一切都结束了,别再丢人现眼,回去吧。你会恨你自己,你会为你今天所作的事恨你自己,记得你在大连公路边呕吐的感觉嘛?那感觉会缠着你,让你觉得自己是个傻瓜。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不想再装了,我还来不及爱他他就已经老了,那些自尊心啊,骄傲啊,不值一提,谁会在乎?我要看见他,我要把他抱在怀里,我要告诉他我爱他,不管那多么得不合时宜!让那些装蒜的淡话见鬼去吧!那对谁也没有好处!……十二点,一点,一点半,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北京的冬夜,我觉得冷,很冷,冷也很好,再冷一点就会把身体里的渴望凝固,它就不会再折磨你,你就不会再做蠢事,就站在这儿吧,就这样接近他吧,直到你心中的风暴平息,直到你不能忍受为止,我允许你站在这儿,看着他的窗户,到此为止,把电话收起来,除非他现在走下楼,看见你,除非有这样的奇迹发生。一点半,二点,不会了,再不会有奇迹了,奇迹已经发生过。记得情歌里是怎么唱的?——“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你在这里已经是生命的奇迹! 陈天,把灯关上,睡吧,就算你不知道我是爱你的,就算你不再记得我,你在这里已经是生命的奇迹。 所有的东西都在和我作对,时间在一点点剥落你留在我皮肤上的温暖,你的气息也渐渐弥散在空气里了。留住那蜜糖一般的感受以备将来享用的企图是徒劳无益的,没有幸福可以封存不变。 我们一生中总要遭遇到离开心爱人的痛苦,那可能是分手,也可能是死亡,对此即使我们早有准备也无力承当。人类唯一应该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面对这种痛苦,但是从来没有人教给过我,我们都是独个地默默忍受,默默摸索,默默绝望。 下午三点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慢腾腾地穿衣、洗脸,极度的虚弱感笼罩着我,胃在绞痛,一阵阵的恶心袭来,让我觉得自己会昏倒在地。是因为饥饿,还是爱情?爱情也是一种饥饿,至少它和饥饿带来的感受相同。 “除非有一天梦幻消失,让我发现自己蹲在现实的地上,什么也没有,没有白日梦,没有幻觉,和大家一样地快乐,痛苦,和周围事物相对应的痛苦欢乐。不象现在,一点点痛苦,一点点欢乐就能引起巨大的痛苦和欢乐,引诱着我,折磨着我,鼓动着我,让我如同我们见过的那个永动器,一下一下,永不停息地追逐眼前的幻觉。也许我会死在这上头。”

1
《悲观主义的花朵》的全部笔记 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