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阳光的末日 8.8分
读书笔记 现代部落:有目的的社区
席幕瞳

所谓“有目的的社区”,应该是指intentional community,也称“共生社区”。 在作者阐述“我们能做什么”的篇章中,第13个“方法”就是“有目的的社区”。不过我还是习惯称之为“共生社区”,下文都以此称呼。 作者在223页提到,共生社区通常起源于四个原因:遗传(因为这本书翻译质量极差,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传承”)、领导及共同的愿景、人生的使命或工作、生存上共同的关心。 如果我们用“遗传”的概念来理解第一个缘由,则大多指有血缘、种族关系的社区。其实书中这部分的描述也都是举少数民族的例子。但我仍认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可以借由文化角度理解为世代间的“传承”。 我重点想摘抄后面三个原因的部分段落: 关于”领导及共同的愿景“

社区,像所有的亲密关系,必须解决同时保持亲密感和独立性的问题。有一种危险是从社会压抑下逃至自发性社区的个人主义者,会倾向于“做他们自己的事”,使得社区分离而陷入混乱。另一种危险是社区太坚持其目的,而使得个人的自我不存在。 最后,我上述的困难应如何克服并进而达到精神社区?在社区里,我相信,只有借由形而上的愿景才能达到,而这愿景是存于每一个人之中,对社区中每一个人是其他人的一部分的了解……除此之外,所有人都是宇宙的一部分,并且与之不可分离。这个愿景不是某种可被上流人士独占的事物,而是,以教友派的话来说,有“神在每一个人当中”的可能。只有如此,社区才能成为社区,并且成员才能了解,他们自己的救赎,是经由展开他们的力量以解救宇宙而达成的。 这不代表一个社区必须是灵性的或宗的才会成功。事实上,只有35%列在“社区指南”上的社区,明显的是宗教的或属灵的。

可以不属于宗教或灵性团体,但一定要有共同愿景。愿景不仅包括回应从社会环境中看到的问题,也应与个人生活结合起来。也正因如此,见下文 关于”人生的使命或工作“

社区的工作是一个激励点,一个共同的努力,借由简单的执行动作,活出社区的愿景。这工作每天提醒大家,也每天向社区愿景里的目标前进一步(通常这目标在个人的一生中是无法达到的)。

关于”生存上共同的关心“ 作者指出,在世界”不景气“的时候,共生社区就会迎来一波高峰,

很可能是由于许多人对局面会越来越困难,而聚在一起会比单打独斗更容易渡过难关,有相同之见。 虽然这种社区形态在困难时期最容易冒出来,但通常也是第一个死亡的社区。一旦危机结束,其共同的使命就丧失了,然后他们就漂移,最后解散。即使没有解散,通常也会转成小镇,最终失去社区意识。

在这里提出”社区“与”小镇“的区别,区分的特别好。小镇只是一群人住在一起,生活中没有联结。而社区,尤其是共生社区则一定是彼此有联结的。 而这段文字也提醒我,我对共生社区这么感兴趣,甚至想在明年游学中参访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共生社区,是否也是因为想逃避现世,希望与别人在一起共度世界越来越差的难关呢? 作者继续写到:

一个成功而持久的社区之主要关键,是一群人在他们的生存或生计上可相互依赖。

这并非是指大家一定要生活居住在一起。也同样包括一起工作但各自住在不同的区域;或以互相供给货品及服务的工作方式;甚至住在同一个大陆上,也不是社区动作的必要条件。

所有社区的关键在于相互依赖——经济上、生活上的需求,或心情上的支持,或友谊——而非空间上的相近。

0
《古老阳光的末日》的全部笔记 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