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在一号线 8.2分
读书笔记 历史的愁容
勤劳萌
大致上,人类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屋子会拆掉,城市会没落,繁华总是如梦,时间矢志流逝。与一般的想象不同,这类事其实没什么悲壮感,就像贝娄写的这样,毁灭总是轻易和寻常的。 人类目睹了太多兴废,早就懂得喟叹于事无补。贺拉斯有一句诗很庄严:光辉的塔楼与低矮的茅屋,都迈着同样的步履匆匆。到了现代,T·S·艾略特就反崇高了:这世界倒塌了,不是轰然作响,而是唏嘘一声。 中国历史没能解决统治权与民权的矛盾,就像一场恶搞,统治者总是掉进同一条沟里。 这种意识,这种思绪,可称之为“历史的愁容”。它的核心思想是,兴亡乃人间常态,美好却永难实现。世界各地都有历史的愁容,前面的引文就是体现,可是在我看来,唯有中国才称得上是一个愁容挥之不去的国家。在往复循环的历史中,进步并不存在,老百姓便心灰意冷。这就像一只天真的羊,这只狼吃它,那只狼也吃它,羊就虚无了:我他妈的是你们的干粮啊! 我们就国家、社会和历史发言,实在无需考虑有用和没用,因为我们实在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在历史的愁容中振奋,在大金属球的暴虐前微笑。
0
《佛祖在一号线》的全部笔记 17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