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文明 8.8分
读书笔记 第16页
香樟

现代工业时代的关键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 时钟还是一种有能源驱动的机件,其“产品”是分和秒;就其本质而言,它把时间和人们的具体活动的事件分离开来了,帮助人们建立这样一种观念:即存在一个独立的、数学上可度量其序列的世界,这是科学的专门领域。 就人的机体而言,机械时间更显得是一个外部的事件:人类生活有其自己的特殊规律,脉搏、呼吸都与人的情绪和人的活动有关,每小时都在变化;对于长达几天的时间间隔,人们往往不用日历加以测量,而是用其间发生的一些事件来度量。牧羊人用母羊生小羊的时间来度量;农民度量时间用的是播种和收成。如果说生物的生长有其自身的时间尺度和规律,制约生长的不仅是物质和运动,还有生长的发展过程;简而言之,就是演化历史。机械时间展开来是一连串数学上孤立的时刻;而有机体的时间,伯格森称为时段,其效果是累积的。在一定的意义下,机械时间可以像时钟的指针或动画的一个个画面那样,向前或向后走。而有机体的时间只能朝一个方向运动,经历出生、生长、发育、衰老、死亡这样一个周期。已经死亡的过去,是对于尚未出生的将来而言的,我们面对的永远是现在。

0
《技术与文明》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