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譯注 8.9分
读书笔记 孟子 告子章上 11.3
Ann Wang
告子曰:「生之谓性。」 孟子曰:「生之谓性也,犹白之谓白与?」 曰:「然。」 「白羽之白也,犹白雪之白。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 曰:「然。」 「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与?」

翻译(比较粗略): 告子:“生下来就有的东西就叫做本性。” 孟子:“这个道理是不是就像一切东西的白色都叫做白呢?” 告子:“就是这样。” 孟子:“(那么我可不可以理解成,)羽毛的白色就像雪花的白色,雪花的白色就像玉石的白色?” 告子:“可以。” 孟子:“那么狗的本性就像是牛的本性,而牛的本性就像是人的本性吗?” 个人认为看告子篇的时候比较欢乐。告子和孟子两个人的对话实在是……让我觉得「先说你就输了」……告子每一句先说出口的、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毛病的话,一句一句全都让孟子撇了回去。感觉起来告子就好像是那个摇头晃脑的老先生,照着课本在讲道理,而孟子是那个不肯认认真真听讲的小鬼,偏偏要和先生找茬的样子……纯粹算是一个「小剧场」,应该基本不符合历史的…… 孟子的嘴颇有「三寸不烂之舌」的本钱啊,有一种“活的能被他说死了,死的能被他说活了”的感觉。其实他这一招挺妙的,告子的话初看上去我自己是没看出来有什么毛病,但是被孟子一旦偷换概念,那么其中就可以有千百种疏漏之处了。当然,戏说一句——纯粹个人笑谈——孟子和告子的对话会让我想起来小孩子闹脾气的时候,大人说什么他都要反驳两句,对的错的全都要顶回去的感觉…… 人能做到孟子这一步,也真的是不容易啊…… P.S.看这一章句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用省略号……

2
《孟子譯注》的全部笔记 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