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孤独闪光 8.6分
读书笔记 环佩玎珰
恰恰
它会拖慢硬新闻的节奏,也会误导作者,令他沉溺于无足轻重的细节。它也有好处,就是直观建立了一种“故事为王”的意识。我想真正的问题不在于特稿化的那个段落和那个句子的质量,而在于它是否适合题材。我们应该把题材和技巧的配搭之道切割清楚。 特稿是这样一种认识的产物:要理解人和事,至关重要是语境,尤其是那些含混的语境。语境有两重意思,就文本而言,指作品的文句段落的互文,就题材来说,指它所在的文化和生活环境。 特稿也注重角度,因为没有角度的话,新闻作品就会变得混沌一团。这是一个常识。区别在于,在特稿中,故事本身的价值无可匹敌。一切真实,一切意义,都在故事之中。故事可以是开放性的,故事从不说谎。 那么,故事的本质是什么呢?是语境。在现代意义上,A杀了B不叫故事,A在何种语境之下杀了B才叫故事。安伯托·艾柯讲过辞典结构和百科全书结构的差异,在辞典里,词是独立的、静态的和封闭的,而百科全书则像是一个没有中心的网络,词意的交汇是互文的和开放的。这不仅是一种看待文字的方法,还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法。……我们观察一个事件,很自然的会使用一种或几种思维工具,但是我们该知道这是有限的。相反,径直把这个事件说出来,讲一个故事,却是最古老和最现代的方法,要真正深入而准确的理解新闻事件,尤其是新闻事件中的人,从理论上说,这也是唯一可取的方法。 纸媒售卖的不是一个又一个词,而是这些词的连缀。“真实”从来不是一个单独事件或者一个单独的人,而是这个事件和这个人与周围世界的关系。特稿便是新闻界应对这种复杂真相的解决方案。
0
《大地孤独闪光》的全部笔记 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