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琴抄 8.3分
读书笔记 全文
-大肠杆菌

之所以会选择《春琴抄》来作为这次的主题是因为第一遍阅读的时候就被它深深吸引,不仅是没有同学口中的“排斥”,反而倒是对男女主人公细腻的感情产生了向往以及羡慕,也可以说是提供了纯感官上的享受。 我一直认为爱情是抛弃自尊的,夹杂着缠绵激情的,超越道德伦理的绽放着邪恶花朵的私欲,直至看了《春琴抄》后,我更加加深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众所周知,谷崎润一郎是日本唯美派的文学大师。他将春琴塑造成一个盲女,我想原因大概是为了营造“阴翳之美”。当描写到春琴外表时,书中曾写道:"她有着一张轮廓匀称的瓜子脸,鼻子、眼睛仿佛一一是用可爱的纤细指捏就般的小巧玲珑,似乎随时都会消失掉。这张照片大约是怕摄于明治初年或者庆应年间,所以像质上随处可见斑白点,如同久远的记忆般模糊不清。"故意将春琴的容貌描写的模糊不清,就是希望利用这点来增添美。而将春琴塑造成一个大户人家出身的盲人小姐也并不是无缘无故的。结合身世背景,她所具有艺术气质、早慧、容易激动、虚荣、嫉妒、忧郁这种种的特点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春琴美吗?我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从她模糊不清的外貌还是她的种种性格特质抑或是她是一个盲女的姿态上来说,她所流露出的美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常人对于美的普通定义。 然而作者笔下将春琴的美进一步推向极致的那个要素便是佐助。如果说春琴的身边没有佐助的话,春琴的美便无法那么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读者眼前了。可以这么说,春琴的美不是独立的,而是通过她与佐助之间的虐恋而层层递进的。作为一个地位低下的佣人,佐助自然是尊崇着尊卑以及礼数,也正是他的这种隐忍强化了春琴的行为。文中在写佐助在为春琴暖脚的时候曾这样写道:"佐助诚惶恭敬地横卧在她的脚边,解开自己的衣襟,把她的脚掌放在自己胸脯上。他的胸部感觉冰冷,但脸部由于被窝的热气蒸得火烧火燎,牙疼越发厉害,她实在无法忍受,就将春琴的双脚从胸部移到自己肿胀的脸上,这才勉强忍受住牙疼。"春琴从佐助的顺从之中得到了许可,这也更加加深了她的骄纵。 “当佐助的琴艺有能力当老师后,如果对女弟子表示出热情之意,春琴虽然不会露骨的表示出嫉妒之情,却会在事后更加恶毒地刁难佐助。”佐助在春琴身边充当的角色实在是太重要了。统观全文,尽管春琴对任何人都展现出了自身的强硬以及高傲。但是对佐助的程度可谓最甚。这是因为她希望通过极端的方式去证明,在所有人之中只有佐助才不会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之下离开她。也是作为一个盲人的她在佐助的身上才能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与自尊。因为感受到佐助对她的爱完全是一种源于自发的爱,所以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春琴在被毁容之后得知佐助自毁双眼,春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从前的她从不会问佐助的感受,坚持以自己为中心,但是这次她却问道:"佐助,你不痛吗?"当听到佐助的回答之后,失明的师徒二人相拥而哭。 我之所以固执地认为《春琴抄》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纯爱作品是基于多方面原因的。首先,当春琴被毁容之后,一向好强的春琴流着对佐助说:“如今我这个模样,不在乎让别人看见,唯独就是不想让你看见。”如果客观地来说,毁容对于一个盲人应该是没有任何妨碍的,可是对于春琴却不然,被毁容这件事情会使春琴产生巨大情绪波澜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她害怕在佐助面前不再美丽,或者说即使在她没被毁容之前她也是自卑的,只是那时的她还可以用那副姣好的面容做一层冷漠的保护膜。然而深知春琴心思的佐助居然刺瞎双眼对春琴说:师傅,我是盲人了,这样一辈子也看不到您的脸了。春琴陷入长久的默然沉思,但这沉思却是那么多年来她首次回应佐助的爱。佐助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活在这几分钟的沉默的快乐中。另一方面,对于文中开头提到的春琴毅然决然得送走自己的孩子,以及最后送给河内的两个男孩,很多人是无法接受的。诚然,这个举动在多数人来看是超出道德底线的。但“母亲”这个角色,对于有恋母情节的谷崎润一郎来说,又包含着太多了。女人在日本,不单单是承担了满足丈夫欲望为丈夫生儿育女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男人也成为了“妻子的另一个孩子”。所以作者干脆舍弃了春琴“母亲”这一个包含着责任,顺从的角色,而是更强调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从始至终只有“爱的羁绊”。 对于佐助这个人物,他对春琴的感情其实也并不难理解。如果说佐助开始是出于一个乡下少年对于深闺之中春琴妖艳娇媚的向往,那随后便是在成为春琴弟子时潜藏在心底深处的炽烈燃烧的崇拜之情。然而在充当照顾春琴饮食起居的这个角色上由于不能用语言表现出来对春琴的爱,他仍然日复一日地将感情融入到日常起居的照料中,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凝聚成了一股强大的能量热流。在他的身上同时体现出了两种自虐,即精神的自虐以及肉体上的自虐。精神的自虐正是以一种爱的退让和包容来作为对爱情的理解。这点在佐助的墓碑依旧按照师徒尊卑设置中能够尤为明显的看出。而肉体上的自虐乃是为了引起对方对自己的注意,即一方通过肉体自虐或者精神自虐的方式呼唤对方对自己的怜悯、同情,即呼唤对方对自己的爱,以此来平衡两者之间的爱。 当春琴与世长辞后,佐助独自生活了二十一年。文章结尾这样写道:“然而,如今佐助弹奏《春莺啭》,他的心魂将会飞往何处呢?他已经习惯于通过触觉这个媒介凝视意象中的春琴,难道他要以听觉来弥补这个缺陷吗?人只要没有失去记忆,就能够在梦中与故人相见。但是对于一直只能在梦中见到活着的人的佐助来说,也许无法指出永诀的明确时刻。”在日本的传统美学之中有一种概念:物哀。感哀甚者,难免残酷。但我们谈及“恋”的时候,就必须说到“忍恋”。“忍恋”一段时间内被看做是“恋的极致”。这种“忍恋”是对象消失后的虚无之恋。对于佐助来说,只要他还活着一日,那么他们还是能够多与春琴相恋一天。作者以这种极致圆满的方式将他们的爱推入了永恒的高潮。 陈佩婷

1
《春琴抄》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